第02节

念在两人练习还算勤奋的份上,我也加入了捡球队伍中。

我们分头,一人提着一个塑料篮在林子里捡球,有点像采蘑菇的小姑娘。

林子非常大,这些树都跟这所学校一样历史悠久了,粗壮的树干根根都比人的腰还要粗,巨大的树冠挡住了头顶的阳光。只有零星的几点碎光穿透树缝,洒落在草地上,落下一地斑驳的光影。

我不紧不慢地在林子里捡球,很快就装满了一篮子,正当我心满意足地打算回侦探社时,听到树林里传来一阵刺耳的声音。

“前面那个不长眼的快点让开,不要挡路,要是让会长大人最珍贵的‘珍珍公主’跑掉,受到身首异处的处罚可是没人负责的!”

一个声音透过扩音器穿透了整个树林,我的耳膜隐隐胀痛。

什么真真公主,假假公主的,在上演公主逃婚记吗?

还有那个不长眼的是谁?还有人不长眼睛的吗?

……那不是怪物吗。

就在丈二和尚摸不着头时,我看到一只全身长满了华丽的彩色羽毛的大鸟,伸长了细长的两腿,扑哧扑哧地从我面前走过。

…………我没看错吧?

刚才……那只……莫非……是孔雀?

可是我们学校哪里有孔雀啊!

我回过头,正想看清楚刚才从我面前走过的那只大鸟到底是不是孔雀时,却不小心一脚踩到了什么东西。然后我的左腿就被什么东西瞬间勒住,接着就有一股巨大的牵引力把我整个人往上提!

我一个没反应过来,眼前一阵天旋地转,当我再次睁开眼睛时,已经整个被头脚颠倒过来。

怎么回事啊!!!

我惊恐地观察着四周,发现我被倒吊在一棵树上。

“救命啊——谁来救救我啊——Q、景夜莲——快来救我!”

求生的本能让我顾不得丢脸,惊慌失措地放声大喊起来。

很快我就听到了一阵脚步声,由远而近地跑来。

难道是听到我的求救声,有救兵来了!

正当我欣喜若狂时,就看到一群穿着白色制服地男生从树林里跑了出来,站在了我下方。

看到他们的同时,我笑不出来了。

这群“白老鼠”怎么在这里……难道是他出现了……

说曹操,曹操就到,只见一位亚麻色头发的少年,在一群白制服男生的簇拥下,走了过来。

人群自动分开,少年向我走了过来。亚麻色的头发在阳光下闪烁着金子般的光芒,完美的身材,精致绝伦的五官,俊美无比。

一双眸子就像最纯粹的黑曜石,乌黑深邃,毫无瑕疵,漂亮得让人深陷,但同时又高傲得不可一世。

他的鼻子高挺,鼻翼很窄,嘴唇薄厚适中,柔和的线条仿佛是描绘而成的,倨傲的下巴尖尖的,此时正仰起一个45度角懒懒地瞥着被倒吊在树上的我。

“又见面了呢,乌龙侦探!”他扬起嘴角,俊美的脸上漾开一个嘲讽的笑容,笑意浓浓的眸子就像是在欣赏一只掉进陷阱的猴子。

他叫殷月辉,是圣罗兰贵族学院的学生会会长。每部侦探小说里主角都会有天敌和死对头,我的天敌是怪盗KING,而我的死对头就是面前这位殷月辉会长大人了。

“不准叫我乌龙侦探!你这个孔雀男!”我恶狠狠地瞪着他,毫不示弱地还嘴道。

“居然对社长不敬!你胆子太大了!”他身边的一只“白老鼠”立刻跳了出来,指着我气愤地大吼大叫。

“我就对他不敬了,怎么了怎么了!你们能拿我怎么样!”我得意洋洋地朝他们吐着舌头,把他们气得半死。

“你刚才吓走了会长的‘珍珍公主’,现在又对会长出口不敬,你是不是不想在圣罗兰待了!”一只“白老鼠”指着我,气得浑身颤抖。

“真真公主?是那只……鸟?”我怀疑地说道,是鸟吗?我也不敢肯定。

“那是孔雀啦!”那只“白老鼠”焦急地叫道。

“孔雀?刚才那只真的是孔雀?”

“不长眼的笨蛋,连孔雀都不认识!”那只“白老鼠”双手抱胸,得意洋洋地笑了笑。

靠!连个跟屁虫也敢嘲笑我,真是找死啊!

我气得牙痒痒。突然听出来刚才扩音器里的声音跟他的声音很像,难道刚才骂我不长眼的就是眼前这个拿着鸡毛当令箭的臭老鼠!

“社长,要怎么处理这个不长眼的笨蛋,要不再次把她的侦探社给铲平了?”另外一只“白老鼠”在殷月辉耳边轻声说道,却被耳尖的我听到了。

“你们不要命的话就给我试试看!你们要是再铲平我的侦探社我肯定掀了你们学生会,一块砖都不剩!”我用力挣扎着,放声大吼道,脸涨得通红。这些家伙真的当我是吃素的吗!他们已经把我的侦探社铲平了三十七次了!每次我们都要花好长的时间把它修复!这次再敢铲平我的侦探社,我绝对和他们同、归、于、尽!

可是,令我没有想到的是,殷月辉听了手下的建议,并没有太大的反应,只是漫不经心地瞟了我一眼,然后不冷不热地说:“不用,任她在这里晒一下午的太阳就好了。”说完他就转身头也不回地往树林里走去。

那些“白老鼠”见状,示威似的朝我笑了笑,然后丢下我跟随殷月辉离开。

“这些天杀的混蛋、早晚会遭报应的!”我孤零零地被倒吊在树上,气得牙痒痒。

幸好我早有准备,我按下了手表上的按钮,一枚小巧精致的刀片就从手表里弹了出来。别看这枚刀片这么小,可是非常锋利的,是用金刚钻打磨出来的,能够毫不费力地切金段玉,割断这绳子比割断煮烂的面条还要简单。

这是我让老爸给我制作的特制手表,世上仅有一块,除了能弹出小刀片外,还有许多功能,碰上不时之需总能派上大用场,比如现在。

我用力弓起背,曲起了身子,然后拉住了拴住我脚的绳子,一下子就把它割断了。

想困住我?没那么容易!

从树上逃脱后,我就拎着捡回来的球回到了侦探社。

“社长,你怎么才回来啊!”Q一见到我走进侦探社,就不悦地嚷道。

“碰到了点事。”我随意回答了下,把装满了球的篮子放在地上,然后走向自己的办公桌。这时我才发现侦探社来了人。

“社长,有委托哦。”Q指了指坐在我办公桌前面的一个女生,微笑着说。

“你好,我是社长云璎珞,请问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忙的吗?”我靠在椅子里,笑嘻嘻地望着面前的女生。

可是面前的女生低着头,局促不安地攥着裙子,犹豫了半天没开口。

我笑了笑对她说:“我们可都是非常有经验的侦探,处理过不计其数的案件,还帮助过警察破过不少大案子,在圣罗兰市也是非常出名的。‘雪樱侦探社’的名字你应该听说过吧?在圣罗兰市可是如雷贯耳!”

“真的吗?!”女生听到我这么说,高兴地抬起头,一脸期待地望着我。

我刚才的话纯属事实,当然免不了夸张,处理过的案件确实不计其数,不过都是帮忙找猫找狗,或者捉偷试卷的犯人啥的鸡毛蒜皮的小事件。确实也帮助过警察破过不少大案子,不过我们没帮上啥忙而已……

而我相信“雪樱侦探社”的名字总有一天会像我说的那样在圣罗兰市如雷贯耳的!

“当然!”我笑了笑,掩饰着心里小小的心虚。

“请你们一定要帮帮我!”女生双手交握在胸前,一脸诚恳地恳求道。

我展开最迷人的笑容,微笑着说:“愿意效劳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