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2节

刚跑到社团大楼,我就看到殷月辉带着一群手下,从社团大楼里走出出来。

真是冤家路窄!

殷月辉显然也看到了我们,走到我们面前,似笑非笑地说:“这不是半吊子侦探吗!”他身后的手下全都憋着笑。

“谁是半吊子啦——你给我说清楚点!”我顿时火冒三丈,指着他跺着脚大吼。

“不就是你吗?我的话那么清楚了,你听不懂吗?还是你的智商有限?”

“哼!居然说我是半吊子,你忘记上次我帮你找回印章的事了吗?”

“那只是你误打误撞,撒猫碰上死耗子。”

居然说我是误打误撞——气死我了!

我可以用我的实力破案的!

“那我就破了这次的吸血鬼案件——让你看看我到底是不是误打误撞!”我伸出手指指着他,胸有成竹地说道。

殷月辉蹙了蹙细长的眉,略显不耐烦地说:“这个案件已经由我们学生会接受了,你们侦探社最好不要插手,免得碍手碍脚。”

“居然说我们侦探社碍手碍脚!”我气得怒发冲冠,“就算案件交给你们,你们学生会根本没有能力破案!”

“你说什么……”殷月辉眯起了眼睛,子夜般深邃的眸子里跳动着危险的火焰。

我双手插腰,不可一世地扬起下巴,嘲笑道:“你们学生会根本没有能力破案——说得够清楚了吧!还要不要我再说一遍!”

殷月辉捏起了拳头,因为过分用力指关节发出咯咯咯的清脆响声。

倏地,他俊美的脸上扬起一个令人心惊肉跳的冷笑:“好啊,那就看看我们谁先破案!”

“你等着瞧!”我才不怕他呢,迎视着他的目光,毫不退缩。

“呵,你很有信心么,要是我们学生会先破案,你怎么样?”殷月辉扬着眉,挑衅地望着我。

“那我就退出侦探社,以后都不再插手任何案件!”我一挥手,坚决地说道。

“好,这话可是你说的!”殷月辉意味深长地笑了笑。

“社长……”Q不安地拉着我的衣角,厚厚的瓶底盖镜片后的双眼焦急地瞅着我。

但我的态度依旧很坚决——我才不会让殷月辉这个混蛋瞧扁了我!

“要是我们侦探社先破案呢?”我也挑衅地问道。

“随便你怎么样。”殷月辉不以为然地笑了笑,似乎胜券在握。让人看非常的不爽。

我绝对要让他跌得彻彻底底!完全挫光他身上的锐气!

“哼哼。”我冷冷地笑了笑,“要是我们侦探社先破了案,尊贵的会长大人您就得到我们侦探社来打杂。”

“没问题。”殷月辉想也不想,就干脆地回答道。

“会长……不要啊!”他身边的手下个个吓得毛骨悚然。

“怕什么,我根本不可能输给这个半吊子!”殷月辉侧过脸,低吼一声,他身边的所有人顿时吓得大气都不敢出一下。

“那就这么一言为定!”

“到时候你可不要哭鼻子。”殷月辉讥笑着瞥了我一眼,然后带着手下离开。

到时候哭鼻子的是你吧!

我不屑地瞥了他的背影一眼,然后就带着Q和景夜莲走进了社团大楼。

“社长……这个赌注是不是太大了?”Q焦虑不安地望着我。

“怕什么!我们根本不可能输给学生会!”我插着腰大步望前走,心里根本没有半点担忧。

“可是……”

我挥了挥手,打断了他的话,胸有成竹地说:“安心吧,我很快就会破案,让殷月辉后悔莫及!”

景夜莲跟在我们身边,一直都没有说话,我在他脸上找不到半点情绪。

看来他比Q要信任我多了!

我得意地笑了笑。

“哇啊!好恐怖啊。”

“我们离他远点,免得哪天也被他抓来吸血!”

刚走到怪谈社门口就看到两个女生哆哆嗦嗦地抱在一起。

只见怪谈社的大门紧闭着,黑漆漆的大门上画着一个白色的骷髅,上面写着“怪谈社”三个扭曲的字,油漆顺着字流下来,仿佛是这三个字在流淌着鲜血似的诡异。

楼道的采光不好,怪谈社的门口就算是大白天也很阴暗。这一切配合在一起,确实给人一种脊背发凉的阴森感觉。

不过这些都是人为的,用来吓唬别人而已,没什么可怕的!

我笑了笑,走上前向门口两个女生打听:“请问……”可是我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她们打断。

“你们要进去吗?”其中一个女生小心翼翼地瞄着我们,哆哆嗦嗦地问道。

“对,对啊。”我楞了下立刻点头。听说我们要进去,两个女生立刻用看外星人似的惊诧目光望着我们。

“我劝你们不要进去,里面好恐怖的,那个社长更恐怖,你们要是不想被吸血的话还是赶快离开吧!”另外一个女生用力朝我们摇着手,战战兢兢地说。

这时,怪谈社的门“吱呀——”一声被打开了。

“啊!他出来了——”两个女生吓得头发都竖了起来,二话不说撒腿就跑,好像见到了鬼似的。那迅疾的速度媲美火箭发射,就在眨眼之间,她们已经从我们眼前完全消失了。

只留下被她们带起的点点灰尘在半空悠悠飞舞。

发什么神经啊,吓成那样!我困惑地转过头,立刻爆发出一阵比刚才两位女生还要尖锐的尖叫:“啊!鬼啊——”

“鬼啊——”Q和景夜莲和我的反映如出一辙,抱在一起吓得魂飞破散。

只见我们面前站了个不知是人是鬼的家伙。青面獠牙,嘴边还有一条血迹,仿佛是刚刚饮过血似的。身上穿着一件拖到地面的黑色袍子,袍子上连着一个帽兜,罩在头上,把他的脸笼罩在阴影里。最恐怖的是他左手还托着一个骷髅,骷髅的两个空洞的眼睛就那么直直地对着我们,仿佛在看我们似的,让人毛骨悚然。

空气一下子下降了十多度,我们一动不动地盯着他,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寒噤。

“你们在外面唧唧喳喳的,有什么事吗?”他掏了掏耳朵,不耐烦地望着我们。

我惊恐地望着他,防备地后退一步,可是我刚往后退一步,就感觉有两双手正用力把我往前推。

这时我才发现Q和景夜莲不知道什么时候躲到了我身后,还推着我去送死!

这个就是怪谈社社长华烨吧,有够古怪的……

“我,我们是侦探社的……想,想问你点关于吸血鬼事件的事……”我硬着头皮结结巴巴地说,为了不引起他的反感硬挤出一个僵硬的笑容。

“哦,早说!快进来吧。”听到“吸血鬼事件”他的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变,立刻高兴地招呼我们进去。

我们三个全都默契的躲避他伸来的手,小心翼翼地绕过他闪进怪谈社,仿佛被他那双留着长长的黑指甲的手碰到就会沾上晦气似的。

华烨看到我们害怕的表情没有生气,只是嘲讽的笑了笑,仿佛我们三个是胆小鬼似的。为了不让他瞧扁,我压抑住心里的恐惧,挺直腰板正气凛然地走进怪谈社。

怪谈社里弥漫着一股诡异的气息。书架上摆放着的全是恐怖书籍和恐怖影碟,角落里摆放着各式各样的恐怖人偶,墙壁上挂着的也全是恶心的面具和衣服,还有一把粘血的刀。

整个房间没有一样是不和恐怖粘边的。另外房间的布局有点奇怪,靠近窗户的地方很空,没放什么东西,而其他地方却堆满了东西。而且其他地方都很干净,而靠窗的地方却蒙着一层厚厚的灰,窗子也很脏,似乎很久没有擦过了。

景夜莲走到窗前,伸出修长的手指划过玻璃,然后望着指尖的灰尘,蹙起了眉。他似乎对窗子上的灰尘挺在意的。这小子平时看起来邋邋遢遢的,没想到也有洁癖啊。

Q着缩着脖子心有余悸地瞪着房间里那些恐怖的装饰品,却又忍不住好奇心伸出手小心翼翼地东碰碰西摸摸。

我偷偷笑了笑他们两个人,继续查看房间。房间里什么都有,全都是希奇百怪,阴森恐怖的东西。但其中最让我在意的是墙壁上挂着的一套黑色礼服和一件黑色披风,就像很多恐怖片里面吸血鬼穿的装扮,不知道……他是不是还有一副獠牙!我偷瞄着站在房间中央的华烨,瞳孔里透射出一道极具穿透力的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