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5节

“犯人好像从这里逃跑了!”洛秋指着一扇半开的窗户说。我走了过去,发现窗户的一扇玻璃被敲破了,窗台上和地上有一点点玻璃屑。

“犯人好像是敲碎了玻璃潜进来,然后又从窗户逃出去的。”洛秋捏起一片碎玻璃,观察了下,推断道。

“真的吗?”夏若之跑了过来,打开窗户望着窗外,看了会儿说,“没人啊,犯人已经逃走了!”

华烨抱着手里的骷髅咽了口紧张的唾沫,站在原地,远远地望着我们说:“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吸血鬼啊!”

呼——

一阵冷风吹过,空气为之冻结。

大家都机械地扭着脖子,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最后爆发了一阵尖叫:“啊——”

“不可能的!这个世界上不可能有吸血鬼!”我厉声吼道,终于让他们闭上了嘴。

“那这些怎么解释呢?犯人神出鬼没,还吸了四个人的血。”夏若之缩着脖子心有余悸地说。

“这个暂时我还没有想通,不过我一定会抓住这个‘吸血鬼’,揭开事件的真相的!”我咬牙切齿地发誓。这个专门隐藏在暗处袭击别人的混蛋,我绝对不会放过他!

大家都心事重重地低下头。

我继续观察着地上和窗台上的玻璃屑,觉得哪里有点不对劲。到底是哪里不对劲呢……我伸出手捏起一块碎玻璃查看,这时尖锐的玻璃刺破了我的手,嫣红的鲜血从我的指尖流了出来。洛秋立刻捂起眼睛撇开脸,只见他脸色刷白,额头上渗出了丝丝冷汗。他伸出手捂着自己的脖子,用力咽着口水,看起来好像非常难受。

“你怎么了,身体不舒服吗?”我走到他面前,观察着他苍白的面色,关切地问道。

“没,没事。”看见我的靠近,他立刻捂着眼睛,慌张地摇头。好像非常害怕我似的。

“可是你的样子好像不太好。”我刚伸出手想碰他,就被他一把挥开,只见他连连退后几步躲得远远的,仿佛我身上有传染病似的。

景夜莲一声不吭地观察着洛秋,镜片下的眼睛透射出犀利的目光。

靠!真是个没礼貌的家伙。我被他不礼貌的态度给惹怒了。我明明是关心他,他不领情就算了,还把我当传染病似的!我气愤地瞪了他一眼也不去管他了,继续把所有注意力投入案件中。

刚才听到被袭击的女生的叫声后,夏若之是从楼上跑下来的,华烨是从楼道的左边跑过来的,洛秋是从楼道的右边跑过来的,而我们是从楼下跑过来的。这样看来不管犯人从哪里逃跑都会撞上我们,可是我们谁也没有看到犯人,那么犯人是从窗户逃走的。可是真的是这样吗……

虽然这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合乎情理,可是为什么我感觉有点不对劲呢?

“对了,你们怎么在这里?”我这时才想起,立刻问那夏若之他们三人。

“哦,我在楼上补课,刚刚下课,就听到尖叫声,于是立刻冲下来了。”夏若之听到我的问题,抬起头望着我回答道。

“你呢?”我走上前指着华烨问。谁知他突然抓住我的手,把我流着血的那根手指含在嘴里。

轰——

我全身的血液一下子冲上脑门,整张脸红得像熟透的番茄。

“变态啊!”我捏起了拳头,重重地砸了他的脑袋一拳。

“啊——”他惨叫了一声,摸着肿起一个大大的红包的脑袋,嘿嘿笑了笑:“不要浪费嘛!”

这个恶心的家伙,居然像吸血鬼一样吸我的血!我气愤地瞪着他,指着地上昏迷的女生问:“这个女孩子不会也是被你吸了血的吧!”

“才不是呢,我是来寻找吸血鬼的,如果碰到他我一定要让他吸我的血,把我变成吸血鬼!”他双手交握在胸前,抬起头四十五度仰望着夜空,眼里全是憧憬。仿佛那只吸血鬼已经变成蝙蝠飞进了浓浓的夜色中。

变态!我唾弃地白了他一眼,然后转过头问洛秋:“你呢?”

“我也是来调查那只吸血鬼的!如果抓到那只吸血鬼,揭开他的真面目,我们的报纸的销量肯定会更加火暴!”洛秋捏着拳头,激情高昂地说,脸上赫然写着四个大字——雄心壮志。

“……”我的额角慢慢爬上三条黑线。怎么没有一个正常的……

“不用调查了!我们已经抓到凶手了!”

这时,殷月辉带着一群手下走了过来。

“抓到了?!”

我们所有人都惊讶地愣在原地,望着殷月辉像木偶似的一动不动的。

“对!”殷月辉抬起白皙修长的手,在半空打了个响指。

两个学生会的成员就押着一个男生从走到我们面前,那男生哆哆嗦嗦地低着头,吓得脸色苍白。他的身上穿着我们学校的制服,一看就是我们学校的学生。

不对!不是他!

凶手的身高有一米八,这个男生的身高才一米七,除了这个,男生的身材看上去很瘦弱,根本不像力气很大的样子。

“他不是凶手!”我斩钉截铁地说道。

“怎么会不是,我们亲眼看到他从教学楼的窗户爬下来,当场逮了个正着!”

“我什么都没做!真的……你们要相信我啊!”那男生抬起头,吓得眼泪鼻涕直流。

“那你三更半夜地爬窗户干什么!”殷月辉扭过头,瞪着他大吼。

“我……我只是……”那男生吓得缩起脖子,支支吾吾地半天都说不出话来。

殷月辉冷冷地笑了笑:“哼哼,说不出来了吧!我来替你说吧,你是来袭击晚上出入学校的学生的吧,你埋伏在教学楼里,袭击了过路的学生后就翻窗而逃!可惜……天网恢恢疏而不漏!这次你现形了吧!”

“不!我没有!我没有袭击学生!”那男生惊慌失措地摇着头,哀求地望着殷月辉,却只是引来殷月辉嗤之以鼻地一声冷哼。

这时,救护车赶到了,救护员抬着担架跑了上来。

“病人在哪里?”救护员望着我们问道。

“在这里!”Q立刻带着救护员把被袭击的少女抬上了担架。

“先把他带回学生会,慢慢审问吧!”

殷月辉见此,对身边的手下冷冷地命令道。

那两个人立刻押着吓得三魂丢了六魄的男生下了楼。

“我们也去看看!”我对Q和景夜莲说了一声,就追了上去。

来到学生会,殷月辉的两个手下把抓来的男生扔在地上,那男生双手被反绑着,惨兮兮地跪在地上。

“你叫什么名字?是哪个班的?”殷月辉坐在办公桌前,盯着跪在地毯上的男生,面色冷峻地问道。

“我……我叫洛彬……是二年级四班的……”那男生低着头,哆哆嗦嗦地回答,吓得额头上全是冷汗。

殷月辉一拍桌子,大喝:“说!你是怎么袭击那个女生的,之前三个受害者是不是也是你袭击的!”

“不!我没有啊!”那男生立刻抬起头,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,把眼泪和鼻涕甩得到处都是。

“到现在还想抵赖——你是不是想让我把你送进警察局!”殷月辉用力拍着面前的桌子,怒吼声把学生会的房顶都要掀翻了。

听到要被送去警察局,那个男生吓得差点昏过去。他爬到殷月辉跟前,苦苦哀求:“不要啊会长大人!我真的没有袭击他们!你要相信我呀会长大人!”

“我们那么多人亲眼看见了你还想抵赖!”殷月辉指着他,疾言厉色地吼道。

那男生立刻楞在原地,涨红着一张脸,半天都说不出一个字。

我走到那男生面前蹲下,苦口婆心地对他说:“你快老实招了吧,你为什么从教学楼翻窗出来,你再不配合真要被送进警察局了。”

“我……我……”他吞吞吐吐地低下了头,死死地咬着下唇不说话,似乎是有什么难言之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