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8节

“咦?敲玻璃就算是个三岁小孩也能办到吧,他为什么办不到?”洛秋不屑地翻了个白眼。

真是没观察力的家伙!我只好耐心地向他解释:“因为他有恐高症,他根本不敢靠近窗户边,就算是二楼,对他来说也是很可怕的一件事。”

“你,你怎么知道我有恐高症?”华烨惊愕地望着我,那眼神仿佛是看到了外星生物似的难以置信。

“嘿嘿!”我得意地笑了笑说,“仔细观察你一下就知道了,怪谈社在三楼,窗户边什么东西都没放,而其他地方却堆满了东西。要不是你根本不敢靠近怎么可能让那块地方空着呢。而且发生案件那天,你也根本没有靠近窗户一步。所以你不可能是敲碎玻璃伪装成从窗户逃走的那只‘吸血鬼’!”

昨天晚上回家后,我接到了景夜莲的电话,他告诉了我他观察了华烨后发现的这件事。景夜莲的提醒让我恍然大悟,我才揭开了案件的谜团,找出了犯人!

“就是!我绝对不可能是犯人。”华烨高兴地扬了扬眉毛,又指着洛秋愤愤地说:“我看你才是犯人吧,为了报纸销量而做出这种卑鄙事情的人!”

“你不要诬陷人!小心我告你诽谤!”洛秋愤怒地站起来,和华烨互瞪着对方,一副剑拔弩张的样子。

“洛秋也不可能是‘吸血鬼’。”我的一句话就让两个人停了下来。

“为什么?”华烨不解地撇过头,有点不甘心地望着我。

“因为他也有一件事办不到。”我摊了摊手,为了缓解紧张的气氛,故做轻松地说,

“什么,快说,不要总是卖关子!”华烨气鼓鼓地瞪着我,非常不服气。

“吸血,洛秋有恐血症。”我含笑望着洛秋,眼底透射出能够穿透一切的光芒……

“为……为什么连这个你也知道?”洛秋瞥开眼,躲避着我犀利的光芒,不自在地问道。

“那天我割破了手指,你不是很害怕我的样子吗?你其实是不敢看到我手指上流出的血吧。”我以一个“你真笨”的眼神瞥了他一眼。

“是,确实如此。”他心服口服地点点头,眼里流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。

这也是昨天景夜莲在电话里告诉我的,他的观察力敏锐的惊人,昨天电话里也把我吓了一大跳。

“所以洛秋也不可能是‘吸血鬼’!”我又强调一遍。

这时气氛僵硬起来,连空气都仿佛降了好几度。

“那犯人就是……”所有人都机械地扭过脖子,看向夏若之。

“是的,就是你夏若之!”我站了起来,指着他厉声说道。两个眼睛锐利得仿佛能穿透他的心脏似的!

“呵呵,不要开玩笑了,怎么可能!我被吸血鬼袭击了呀,你们难道忘了吗……”夏若之尴尬地笑道,细密的冷汗从白皙光滑的额头沁出。

“那是你自导自演的吧,为了脱离嫌疑!”我打断他的话,疾言厉色道。

“怎么可能是自导自演的呢,我为什么要这么做,你有什么证据说我是吸血鬼?”他站了起来,一改往日的温文尔雅,生气地朝我大吼。

“夏若之,你缓有卟啉症吧!”我站在他面前,双手抱胸,冷冷地望着他。

“卟啉症是什么?”华烨好奇地问。

“卟啉症是一种很罕见的疾病,得这种疾病的人脸色苍白,怕阳光,而且会吸人的血缓解痛苦。夏若之,你是因为得了这种病所以白天很少来学校上课,一般都是晚上参加补习班对不对?”这些都是Q这几天查到的。我冷笑着望着夏若之,笑容里全是鄙夷。把自己的快乐架筑于别人的痛苦上,不可原谅!

“就算我是得卟啉症,也不能证明我就是吸血鬼啊!又不是每个得卟啉症的人都会去吸别人的血!你有什么证据吗!”夏若之攥紧了拳头,愤怒地朝我大吼。

“证据?”我冷冷地斜睨着他,嘴角勾起一抹鄙夷地笑容,“当然有,你为什么一直把左手插在口袋里呢?你不敢拿出来吧,因为上面有我刚才咬的牙印!”我指着他插在裤袋里的那只手厉声说道。

“我……”夏若之顿时哑口无言,惊恐地望着我一步步往后退。

“拿出来吧,你已经无路可走了!”我逼视着他,指着他冷冷地说道。

“可恶!”他一咬牙,愤怒地朝我冲过来,那迅疾的速度就像一只发怒的狼!因为过度气愤,他的表情狰狞,双眼通红,额角暴出了一根根青筋,长相俊美的他,此时看起来就像个厉鬼似的可怕!

“啊——”

所有人害怕地尖叫起来。我吓得楞在原地,两只脚仿佛是被定住似的,一步都挪动不了。我惊恐地睁大眼睛,望这像只恶狼般朝我冲来的夏若之,心脏悬到了嗓子眼。

就在夏若之冲到我面前时,景夜莲像阵旋风似的冲到我面前,阻挡住夏若之。只见他抬起手,轻易地攥住夏若之朝我挥来的拳头,然后狠狠地给了他一记过肩摔!

砰——

夏若之在半空划了一个弧度然后重重地摔在地上,破败的侦探社剧烈的摇晃了一下,差点轰然倒塌。

只见夏若之四脚朝天地躺在地上,眼里不停地转圈。景夜莲蹲下身,把他的手从口袋里拿出来,只见他左手上赫然印有一排清晰的牙印。

“真的是他!”所有人鄙夷地瞪着夏若之。

虽然已经抓到了凶手,不过我还有一件事没做——那就是找殷月辉兑现赌注!

于是,我带着被五花大绑的夏若之,和Q、景夜莲来到了学生会。

学生会里的人看到我们这个架势都惊了一惊,我沉着地笑了笑,把夏若之丢到殷月辉面前。

坐在办公桌后的殷月辉不悦地皱着眉,似乎还不知道我们的来意。

我也不打算考研他可悲的头脑,于是便望着他,开门见山地说:“我已经抓到凶手了,现在就交给你,他也已经坦白了,随便你们学生会处置!”

“这就是吸血鬼!”所有人难以置信地瞪大眼睛,像看到洪水猛兽似的惊恐地盯着夏若之。

殷月辉的望向被丢在地摊上五花大绑的夏若之,黑曜石般的眸子比北极寒冰还要冰冷。

我双手抱胸,望着他露出了一个胜利的笑容:“这次打赌我赢了,我希望你不要食言,你可是高高在上的会长大人,必定是一言九鼎的吧!”

他抬起头望着我,脸色比锅底还要黑:“放心吧,我愿赌服输。”

“那好的,我已经帮你准备好男仆装了,就等你来报到了,会长大人!”我朝他炫耀地笑了笑,然后扬了扬手,带着Q和景夜莲转身走出了学生会。

于是吸血鬼案件就这样破了,那些被吸过血的人都回到了学校,圣罗兰贵族学院又恢复了平静。

可是……有一个人怎么也平静不下来……

“洛秋!”我火冒三丈地冲进新闻社,指着报纸的头版对坐在电脑前的人愤怒地问道,“这是怎么回事!”报纸的头版居然写着“新闻社社长洛秋智破吸血鬼案件”!

“就是你看到的那样!”洛秋耸了耸肩一点都不愧疚地说。

“你不是说新闻要是讲求真实可靠嘛!你这个混蛋!我要拆了你的新闻社——”

圣罗兰贵族学院里一个凄厉的叫声久久都散不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