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7节

“放心吧,我带了我的社员过来,我们会帮助你们的!”我指了指身边的Q和殷月辉对方晓山说道。

“这太危险了,抓犯人的事还是交给我们警察,你们快回家吧!小云云要是发生什么事,我会很伤心的……”方晓山紧张兮兮的。

我拍了拍他的肩膀,一副“安啦”的表情:“你放心,我们可是侦探!”

方晓山拿我们没有办法,只好答应让我们留下来,但是不能给他们添乱。

我们几个人分别埋伏在美术馆四周,夜色渐深,街上的行人越来越少,却不见纵火犯出现,我们渐渐不耐烦起来。

“难道是纵火犯发现有警察埋伏,所以不敢出现了吗?”Q瞄着空荡荡的街道,小声嘀咕着。

“再等等吧,现在才七点多,纵火犯或许不会这么早来。”我看了看手表,又看了看四周,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痕迹。

“或许是你这个半吊子侦探的推理根本不准吧。”殷月辉撇了撇嘴,冷冷地奚落道。

“谁说我的推理不准了!犯人一定会来这里放火的——你等着瞧吧!”我不服气地瞪着他,这一刻却希望纵火犯来放一把火来证明我的推断是绝对准确的。

可是这个自私的念头很快就被我扼杀在心里,我是一个侦探,我的目的是要阻绝罪案的发生,而不是显示自己的才干。

殷月辉不以为然地撇了撇嘴,嘴边嘲讽的笑容可真让人不爽。

可是现在不是跟他计较这个的时候,所以我没有再理他,而是继续静静地埋伏,等候凶手出现。

就在我趴在围栏上,等得昏昏欲睡时,不远处的小巷里有一个人影突然一闪而过。看到那个人影的不仅是我,还有埋伏在附近的警察。

“灰色的棒球帽、黑色的长风衣——就是那名纵火犯!”其中一名眼尖的警察陈述道。

“追!”

方晓山一声令下,所有人朝小巷冲去。

我和Q、还有殷月辉也赶紧追了上去,一群人瞬间涌向了小巷。

不出我所料——纵火犯果然出现了呢!

可是跑进小巷后,我们却丢失了纵火犯的踪影,纵横交错的小巷内黑漆漆的,根本看不到他跑到哪里去了。

“纵火犯呢?”殷月辉大声问道。

“好像往那边跑去了!”其中一名警察指着小巷的深处说道。

“我们分头找吧!”另外一名警察提议道,立刻得到了大家的首肯,所有人分散开来,往各条小巷跑去。

而我越跑却越觉得不对劲,纵火犯一直是非常小心的,而他刚刚怎么好像是故意让我们发现他似的……

不对——难道是!

这里的小巷纵横交错,如果对这里不熟悉的人夜晚走进来很容易就迷失在里面,纵火犯是故意把他们引到这里,然后趁机回去放火!

糟了!

我赶紧转身往回跑。

“你去哪里?”殷月辉见我突然折回去,大叫着追了上来。

“我们上当了!纵火犯是故意把我们引开,然后趁机跑去美术馆放火,他现在一定在美术馆呢!”

“你怎么回知道?”

“侦探的直觉!”我的语气非常肯定。

跑回美术馆,我们并没有看到纵火犯,可是我却闻到了一丝奇怪的味道。

“那边有汽油的味道,纵火犯在美术馆后门!”我指着美术馆的后方,对殷月辉说道。

殷月辉仔细地嗅了嗅周围的空气,狐疑地望向我:“我怎么没有闻到?”

“我的鼻子可是很灵的哦!”我得意洋洋地挑了挑眉毛。

“你是狗啊!”殷月辉鄙视地白了我一眼。

我没工夫和他斗嘴上功夫,赶紧马不停蹄地往美术馆后门跑去,刚跑到后门,我们果然看到地上堆了很多废弃的木片和硬纸板,而上面浇着一层湿漉漉油腻腻的液体,一股浓浓的汽油味散发在空气中。

“纵火犯打算烧美术馆了!”殷月辉紧张地望向我。

“他应该就在附近,快点找到他!一定要在他点火之前阻止他!”

我们俩刚转过身,就有一股刺鼻的气体朝我们喷来,接着我的大脑就混沌起来,糟糕……是催眠瓦斯……

还来不及做出反应,我就陷入了一片无意识的黑暗中。

等我再次醒来时,我发现自己被绑在美术馆内,而殷月辉不知去向。

美术馆内只开了几盏幽暗的壁灯,墙壁上挂着各色的画,那些抽象的画在幽暗的灯光下显得有点诡异。

我看到一个人影从暗处走了出来,然后一步步朝我走来。

灰色的鸭舌帽,黑色的长风衣,就是那名警方追捕了很久的连环纵火案的罪犯。我终于看清了他的正面目,他不像我们想象中那样,长得横眉竖目,面脸横肉,反而长得很清秀很斯文,散发着一股艺术气息。

“快投降吧,你逃不掉的,警察就在四周!”我试图能够唬住他,可是并没有成功。

他嗤之以鼻地笑了笑:“那几个笨蛋早就迷失在纵横交错的小巷里了,起码要一个小时他们才会从里面逃出来,到那个时候你跟这个美术馆早就化为灰烬了!哈哈哈——”

他的笑声回响在空荡而幽静的美术馆内,就像从地狱传来的恶魔的笑声,让人浑身起鸡皮疙瘩。

“我和这个美术馆都和你无冤无仇,你为什么要烧了我们?”我用力挣扎的,可是他把我绑得很紧,无论我怎么挣扎,绳子都坚韧如钢绳,纹丝不动。

“要怪就怪这个美术馆的馆长!”他突然大吼起来,面目变得狰狞起来,“几个月前,我把我精心绘制了三年的画拿到了美术馆,那个馆长一开始看到我的画口口称赞我画得多好多有才华,并答应把画挂在美术馆里帮我寄卖,可是一个月后他却对我说没有任何人欣赏我的画,我的画根本就一文不值。还让我以极低的价格卖给他,当时的我心灰意冷,就答应了。谁知道两个月后我却从别人口中得知,他要高价拍卖我的那副画!”

他越说越激动,满脸通红,我突然觉得他有点可怜。这个世界上有多少不公平的事呢,而又有多少人像他一样深受其害呢。

“他骗我!他欺骗了我!根本就是有很多人想高价收藏我的画,他看中了其中的高额利益,所以才用那些谎言来欺骗我!这个美术馆……我曾经做梦都在在这里展出我的画的美术馆,根本不是我所想的那样,它太肮脏了,我要将它一把火烧了!”他望着华丽而宽敞的美术馆,高举着双手,眼里跳动着来自地狱般不顾一切的火焰。

“你把它烧了,平息了你的怒火以后又能怎么样呢?这个美术馆里挂了那么多的画,你要让其他人像你一样梦想破碎吗?”我试图拉回他的理智,可是他已经着了魔,被复仇的恶魔给征服了。

“我才管不了那么多!我要抱负那个馆长,我要抱负这个美术馆!”他转过头,对我大吼道。

“只有心灵纯洁的人才能画出最美的画,自首吧。”我没有放弃,孜孜不倦地劝说着。

“不!”他退后一步,指着我大吼:“我什么都没有做错——我是被逼的!”

“之前的你确实没有错,但是当你心里起了犯罪的念头时,你就开始错了,没有人逼你犯罪,是你自己误入歧途的!”我瞪着他义正言辞地大声说道,眼神正气而凛然。

他瑟缩了一下,接着又挺起胸膛,强装气势对我大吼:“我是被逼的!我是被逼的!我要让所有人跟我一起梦想破碎——我要让这熊熊的烈火燃尽这个肮脏的美术馆!”

我突然觉得他好悲哀,这个美术馆曾经是他的梦想,却又摧毁了他的梦想。有多少人的梦想是跟他一样被残忍的现实给摧毁的呢?可是并不是所有人都跟他一样,选择偏激的做法,所以他犯的错不能饶恕!

他突然看了看手表说:“时间差不多了,那帮笨蛋警察也快从巷子里逃脱了,我没有时间跟多费唇舌了。”

他要点火了!

我再也无法保持镇定,拼命挣扎起来,并且不放弃地试图说服他:“快放开我!你现在回头还来得及!”

“我不会收手的,一切都是为了这一刻,要怪就怪你自己看到了我的脸,我不会让你活着出去的。”他边说边从风衣的口袋里掏出了一个打火机。

嚓!

他点亮了打火机,跳动的火苗映照出他因为仇恨而扭曲的脸。

难道这次我就这么玩完了吗?

我突然觉得眼前的一切是那么的不真实,说不定只是一场梦而已。

可是勒住我的绳子不断提醒着我,这不是一场梦。

“再见!”他说完,就把手里的打火机抛了出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