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四回 开赌场打钻获厚利 奸爨妇逼命赴绞桩

话说谭绍闻将父亲灵柩及元配孔氏,殡葬入土。一连酬客数日,用银子开发了各色匠役,以及竹马、旱船、杂色故事、梨园二班等项。又各备程仪,谢了相礼老少大宾。各事俱完,因聆了娄师伯的教,一心要痛改前非,遂叫双庆、德喜儿洒扫后轩,整理读书旧业。

坐了一天没事。因王象荩病目太甚,在银海药书上,查了一个清肝火治攀睛药方儿,命双庆在姚杏庵药铺取药去吃。

到了次日,正在展卷之际,猛的进来一个人。谭绍闻离座相迎。那人是谁?原来却又是虎镇邦。谭绍闻恭谢前情,虎镇邦还礼道:“恭喜!恭喜!你的大事办完,可算的心净了。”

二人坐下。谭绍闻觉得虎镇邦来意,定是为那话儿,想用言语支吾,却又没话可说,因问道:“虎将爷前日在高邮有何公干?”虎镇邦道:“我的本官是高邮州人。因有公干,并捎送两封家书,还叫一个会(钅曾)磨盔刀的好匠人。可惜我的造化太低,到那里大雨下了两三天,江水大涨,心焦闷极,闲赌一赌,就输了四百多两。前日回来时,那开场的就跟上来,要这宗赌账。我说他与我本官是同乡,叫他进衙门瞧瞧。他说他的事忙,怕我的本官念是同乡,扯捞住了,不得爽利回去。每日就在我家住着。我若不为家中有客,前日殡老伯时,我岂能不来任个职事,要咱这相与做啥哩?”绍闻明知虎镇邦说的是假话,但只是不敢诘问。虎镇邦见绍闻不接下音,又说道:“家中现坐着这个人,我心里甚是着急。谭相公你的展转大些,就借与我几百两,打发这人回高邮。再不然,代我转揭一下,我改日一本一息奉还。因谭相公大事过了,所以才敢相央,若前此便说这话,可见俺这兵丁头子,是不识天高地厚。”谭绍闻道:“改日商量。”虎镇邦道:“既是许我改日,爽利定个日子。我好也定个日子与高邮来人。难说谭相公说的话,还有个日头错影儿么?我只打点与他饯行罢。”谭绍闻道:“再迟三天。”虎镇邦道:“什么是三天,爽快就是五天。他多住两天,吃了我的什么?我到第四日晚上与他饯行。就此失陪,我要去哩。”早已立起身要走。谭绍闻只得奉送,因是欠债情怯,直送出胡同口土地庙前。虎镇邦回头一拱道:“事不再订。”

扭头扬长去讫。

谭绍闻回到轩上,好生着急。猛的想起来疥疮药少不了臭硫磺,须得还寻夏逢若商量。遂叫双庆儿去寻夏逢若。双庆儿道:“不知夏叔近在何处住?”谭绍闻道:“我前日听说,他移在城隍庙后街马家房子里住,你就到那里去问。”原来城隍庙后马家,是个半不大儿财主,因续弦娶了夏逢若的干妹子——就是谭绍闻在瘟神庙卷棚下相的那个女人,夏逢若因谭家事不成,又说嫁了马九方家,联成个瓜葛亲戚,所以乔迁在此。

双庆一问就着。扣门叫道:“夏叔在家么?”只见一个老妪出来说:“他昨夜与马姐夫出城打鹌鹑去了。”双庆只得回来。却见一起人从南进街而来,有背着网的,有提着小笼子的,内中正有夏逢若。拿着一根绳子,穿着十几只死鹌鹑。双庆迎着说道:“俺家大叔请大叔说句紧话。”夏逢若道:“我也知道该是时候了,我是必去的。但只是等我回去,把露水鞋换了,同马大叔把鹌鹑炒的吃了。我午后就过去。我且问你,这几日虎不久儿到你家不曾?”双庆道:“今日饭后,同大叔在轩上说话。”夏逢若道:“是了。”马九方道:“咱炒鹌鹑吃哩,夏大舅要不吃,我就在家独享了。”夏逢若道:“双庆你回去,我只吃过饭去就是。”

双庆到轩上回复了谭绍闻。果然过了一个时辰,夏逢若摇摇摆摆上的轩来。谭绍闻道:“叫我好等。”夏逢若道:“你的事,我昨夜灯下下课,早已算明。只是你家有个勾绞星,与我犯了相克,叫我也没法。”谭绍闻道:“不过是王中。”夏逢若道:“你知道便好。你只把他一脚蹬开,你那作难的事一亳也不难。譬如昨日若不是他害眼,不敢见一点明儿,我就与你帮不成忙;埋殡事情也不能恁一个光彩,你也还得几场子闷气惹哩。”谭绍闻道:“叫他还去南关看他的菜园,这有何难?你只说当下的虎兵丁这事,该怎的处?”夏逢若道:“你只引我到厅院里,我对你说,管情你不惟去忧,还要添喜哩。”谭绍闻果然引的夏逢若穿宅而过,只喝了一声有客,各楼门都闭了门扇儿。

二人到了厅院,夏逢若哈哈大笑道:“好一个日进斗金的院子,你不会料理。听了我的话。纵然不能日进斗金,每天要见半斗子钱,是万万作准的。”谭绍闻道:“你就说该怎的。”

夏逢若前后左右指着说道:“你这客厅中,坐下三场子赌,够也不够?两稍间套房住两家娼妓,好也不好?还闲着东西六间厢房,开下几床铺儿,睡多少人呢?西偏院住了上好的婊子,二门外四间房子,一旁做厨房,一旁叫伺候的人睡,得法不得法?门外市房四间门面,两间开熟食铺子,卖鸡、鱼、肠、肚、腐干、面筋,黄昏下酒东西;两间卖绍兴、金华酒儿,还带着卖油酥果品、茶叶、海味等件。这城里乡间赌友来了,要吃哩,便有鲜鱼、嫩鸡;要喝哩,便有绍兴、金华;要赌哩,色盆、叶子;要宿哩,红玉、素馨;嫖、赌、吃、喝,凭他便罢。吃了给肉钱,喝了给酒钱,赌了给头钱,嫖了给房钱。若是你这房主四般都许随意,要怎的便怎的,一个胡沙儿,半分银皮儿,不用拿出来。这是你的祖上与你修盖下这宗享福房子,我前日照客时,已是—一看明,打算清白,是一个好赌常强如张老秤那边房子少,左右把几个人往他家祠堂里乱塞,所以招不住好主顾。我昨夜又与你打算下厨房火头,一个叫张家二粘竿儿,一个叫秦小鹰儿。这两个他大,都开过好熟食铺儿,如今没本赁房子,每日只粘几个雀儿,鹁鸽儿,煮成咸的,在街头卖。

秦小鹰不过卖五香豆儿,瓜子儿。都在城隍庙后住,央我给他寻投向。这两个很会小殷勤儿,不像白鸽嘴他们,油嘴滑舌的恁样胆大。”谭绍闻道:“你说的怕家里不依。”夏逢若道:“依!依!依!不惟依,而且无乎不依。只叫老伯母打上几遭钻,兴相公抓几遭彩,后边还怕前边散了场儿哩。”谭绍闻道:“怎的叫打钻、抓彩呢?”夏逢若道:“赌到半夜时,老伯母煮上几十个熟鸡蛋,或是鸡子炒出三四盘子,或是面条、莲粉送出几瓯子来,那有不送回三两串钱的理,这个叫做打钻。兴相公白日出来,谁赢了谁不说送二百果子钱,谁不说送相公二百钱买笔墨?这个叫做抓彩。你家只少一个贤内助。若是我那干妹子到你家,性情和平,识见活动,再也不拗强你。可惜嫁与马九方,每日弄网,弄鸟枪,打虫蚁儿,把一个女贤人置之无用之地。”谭绍闻道:“这话且靠后。我委实对你说,虎镇邦那宗钱要的紧了,该怎的处?”夏逢若道:“病有四百四病,药有八百八方。我方才说的这话,只把他搭上伙计,这银子未必就还他恁些,不过只叫没水不煞火就罢。都是我昨夜打算就的。祝且你能如此,你是掌柜的,他是小伙计,他爽快不要,也是不敢定的。”谭绍闻道:“他未必肯。”夏逢若道:“他是咱城中第一把好手,要赢人一千两,若赢九百九十九两,算他让了一两做想头。他早已想吃咱城中绅衿秀才、宦门公子、富商大贾这一股子大钱,只吃亏他门头儿低,也没好院子做排常若得了咱这正经人家开场儿,又有体统,又有门面,便展开他的武艺。他时常对我说,我知道他的心事。即如没星秤想他这把手,想的如孩子要吃乳一般,他为张绳祖名声不好,院子也窄,房子也破了,不成招牌,再也不肯去。你若照我所说,管保你这宗赌债是松局,你还要锦上添花哩。”谭绍闻道:“要同开场,也要搭上你才妥。”夏逢若道:“咱是好弟兄相与,少不得我与你招架着些,我可说啥!只是你主意定了不曾?”

谭绍闻道:“我如今家统一尊,有什么主意不定。”夏逢若道:“既然主意定了,我今夕去勾搭虎镇邦,你今晚就开发你那王中,明日早晨见真点儿。”

两人商议已定,夏逢若便要与虎兵丁见话。谭绍闻送出二门,说道:“我街上客未谢完,不便出门。”夏逢若道:“谁叫你送我?”二门外一拱作别。

不说谭绍闻开发王象荩,无非是说南关清幽,各人静养病目话头。单讲夏逢若寻着虎镇邦,商量在谭宅共开赌场,好吃那城中丢体面的顽皮秀才,少管教的憨头公子,没主意的游荡小商,有智谋的发财书办这宗美项,只得把谭绍闻所输的银子,暂行放松些。虎镇邦道:“我现成饭儿不吃,却叫我等做的饭,我不依这事。”夏逢若道:“呸!你这个识见还敢在赌场中称光棍么?你想,这些门户子弟在咱手里,要高兴杀他时,不过是瓮中捉鳖;要懒于杀他时,不过是项上寄头。咱趁谭家宅子伙开赌场,主户儿主好,门面也高,有好招牌,不怕没有好主顾。像那一起管老九、贲浩波、东县鲍旭、小豆腐儿,不愁他不自己跳进锅来。况且城中又听说有几家新上来的赌家、嫖客,俱是很肥,有油水的。咱搭上伙计,他们那一家不是纳粮的花户?管情比这八百两多着哩。你如今一定要这宗银子,他近日光景,也比不得从前,况且才行殡事,八下的亏空。俗话说:‘要账要的有,要不的没有。’谭绍闻手头空乏,尽着力给你,也不过几十两之数。这貂鼠皮、白鸽嘴、细皮鲢难说不分给他们些儿?你与谭绍闻便是一遭交易,就没了第二宗买卖。怎如你照我说,做一个‘长头夫妻’呢?”虎镇邦道:“你说的也是。”夏逢若道:“你依了?”虎镇邦道:“有啥不依,我当初为赌博把一个家业丢了,少不得就在这城内几家憨头狼身上起办。”夏逢若道:“咱就与谭绍闻见个确话。”虎镇邦道:“我今晚还要当差,明早同到谭宅说罢。”

到了次日早晨,两人不约而同到了谭绍闻家。夏逢若早引着虎镇邦说,某屋子住娼妓,某屋子开赌场,某屋子开床铺,某屋子做厨房。就是没槽道喂牲口。谭绍闻道:“叫泥水匠在账房后边盖上两间马棚,另开一个小院子做中厕。”夏逢若拍手笑道:“妙极!妙极!”虎镇邦看见局阵宽敞,正是宰杀浮浪子弟的好锅口,说道:“谭相公,咱既成伙计,一家人就不用说那两家的话,你那八百银子,我爽利让你二百两,这六百两也不必此时定要,你陆续给我。高邮州来人,我昨晚开发起了身。这宗事你爽快不用在心。你只叫泥水匠修马棚。把地再用砖儿铺好,就叫裱褙匠把顶槅糊糊,弄得干干净净的。”又向夏逢若道:“省城内公然讲开赌场,也不是甚稳便的事。省城大老爷多,况且祥符县衙役如狼似虎,平白还讹人。若是赌场,难免没事。”夏逢若道:“我比你想的周到:营兵有你顶当,祥符差人叫盛宅里顶。”虎镇邦道:“盛宅也不管这事。”

夏逢若笑道:“我已约下盛大哥,明日开张时,他要来看红玉。我对街坊只说是盛大宅的生意。他只走这一回,就都信了。他的脸面大,势力强,那些皂快壮班,就不敢胡放肆。其实盛大宅他不知道咱掣的是他的旗。这叫做狐假虎威。你说好也不好?”虎镇邦道:“我这虎也不弱。”夏逢若道:“两个钱的皮老虎,外边一张皮,肚里精空,胡响的厉害。比不得盛大哥公子性儿,难惹难发落,总是仗着钱粗。”二人说完大笑。夏逢若又道:“如今咱的事,厨子我已安插就了,一个是张家二粘竿,一个是秦小鹰儿。这几日,咱两个只用知会赌友,约定十五日开张。本街地方、团长,以及各衙门人役,都许他一个口愿,他们也自然不说闲话。咱只轰的一贺馆,就成了相与,还怕啥呢?”三人商量已定,各自回家。

及到十五日,张二粘竿秦小鹰已将糟、熏、烹、煮等件,做的香喷喷哩,排列停当;新打的壶瓶,旋买的盅碟,涤刷洁净;定了一家卖蒸食饽饽的,早晚不许有误。夏逢若、虎镇邦、谭绍闻坐在厅上,单等知会的赌友“临潼大会”。

只听得二门外嚷道:“怎么冷清可淡的?”三人出厅相迎,早是管贻安到了厅上。谭绍闻躬身致礼谢道:“前承光吊,兼赐赙仪。”管贻安一把扯住道:“叫素馨出来,与我缀个扣子。先时我下马来,忽的扯掉了扣门儿。”夏逢若道:“今日初会,还不曾请上堂客来。”管贻安道:“放屁!你前日怎的对我说来?”

道言未已,盛希侨到了,笑道:“竟是弄成个酒饭馆款式,好不中看的要紧。当真的晌午时,撕您那烧鸡子卷薄饼?何如您叫个狗肉案子,驴肉车子,一个个扯住一片狗腿啃,一个个切一盘驴板肠?不成局!不成局!谭贤弟,你竟胡闹起来!”大家坐下,张二粘竿捧了一壶茶上的厅来。盛希侨笑道:“把你腰里水裙去了,你那跑堂的样子,我竟是吃不上你的茶来。”宝剑儿早泡了一碗茶上来,盛公子接了。粘竿逐一奉茶。管九儿见了盛公子,竟是有小巫大巫之分,将就取了一盅茶,也不敢多言。到了虎镇邦面前,盛希侨道:“这位呢?”夏逢若道:“前营虎将爷。”盛希侨就一声也没言语。

少时,小豆腐来了,三个主人,站立相迎。小豆腐早已认的盛公子,也不敢说作揖为礼。谭绍闻扯过一张椅子,让的坐了。

盛希侨道:“夏贤弟见约,我不敢不来。但今日午间,有一个远客,要候他过午,我要回去哩。”站起身来,将茶碗放在桌上,说:“失陪!众位都不用送。”宝剑早已伺候停当。唯有夏逢若、谭绍闻二人,送出大门。盛希侨上马,还说道:“真正好酒馆饭铺!”街上人也不知其意,只说盛公子来看生意哩。

果然夏鼎主意不错。

二人回至厅上,夏逢若道:“盛大哥总是恁个样子。”管九儿又放肆起来,说道:“你弄的这原不是排场儿。”夏逢若道:“九宅哩,比前几月在我家的那排场何如?你怎的不嫌呢?依我说咱五家够一场儿,咱收拾玩玩着。九宅哩,来罢!来罢!”管贻安道:“你说是有红玉、素馨两三家子哩,怎的一个也不见呢?”夏逢若道:“事才起头儿,诸事匆匆,尚未就局。把你急死了,你明日就带几家子来。”管贻安道:“我明日就送一家子来。”夏逢若道:“不过是珠珍串儿。”管贻安笑道:“你知道么?珍珠串如今不能成事了,人对着他说话,就染的身上长出玛瑙疙瘩来。把他的厚友贲浩波染的出起花来。请了一个瞎医生,不知用的什么药,把半嘴牙都烧掉了。听说如今鼻子也黑了。像是这疳疮厉害,将来未必活的成。纵然活了,这腰上要成一个大黑窟窿哩。”谭绍闻道:“你明日送那一家子来?”管贻安道:“我家有一个子小爨妇,名叫雷妮,汉子叫狗避吢儿。我雇觅他原是以做饭为名,近来家里住不得,我明日暗地送来。”夏逢若道:“你送来极好,人家说管九宅出门赌博,一定是要携眷哩。”管贻安道:“你休胡说。委的家中住不得,一来家兄跟舍侄不依,二来这狗吢他大来找寻他这两口子很紧。我把狗吢儿使的往河北去了一个月,这老狗肏的不得见他儿与他媳妇,每日只是在我庄上寻饭吃,晚上住在村头牛王庙。赶他也不走。他说他学过代书,也识几个字儿,写了一张招子,贴在庙门。我爽快送到这里,与老狗肏的一个没招对,就叫人着大棍打这老狗肏的,看他走也不走。”

谭绍闻道:“这雷妮多大岁数了?”管贻安道:“十九岁。我今晚出城,明早不明时,就生发进城来。”夏逢若道:“你今晚不请阴阳先生么?”管贻安道:“要他怎的?”夏逢若道:“要迁府上乱葬坟,难说不看个下葬好日子么?”管贻安道:“你就是个真狗肏的!”大家哄堂一笑,收拾起赌来。

赌到午时,粘竿、小鹰摆上熟馔,烫起金华酒儿。饭完酒毕,依旧上常日未落时,也不显输赢。管贻安要走,说道:“我回家酌夺,明早就到。我不过饭后也到。”夏逢若道:“爽利一齐来,只算是夫妇同行。”管贻安骂道:“你这个狗肏的,就是狗吢的令郎。”

不说管贻安酌送雷妮。单说谭宅赌了一夜,日方高时,果然雷妮到了。众人一看,端的西施再世,南威重生。谭绍闻送至后边,内眷不惟不生嗔怪,反动了我见犹怜之心。饭后管贻安也到。

不说他们科诨戏谑,单讲他们赌博热闹。又续了几个赌家,又来了两家妓女。每日两三场子掷色,斗叶子,押宝带敖二,是一天有十几串抽的头钱。王氏黄昏时,果然煮出来两盘鸡蛋,约有三四十枚,果然送回楼下有两三串青选大钱。兴官出来时,这个送买瓜子钱,那个送买笔墨钱。兴官拿回二百钱,冰梅接在手里,就给了樊爨妇,不许兴官要这钱。这邓祥,蔡湘、双庆、德喜等,每日都有三五百赏钱进手。这几个厮役,自寻僻地,就赌将起来。两三个妓女,白昼都陪巫翠姐耍牌儿。熟食家中尽吃,几乎不用动锅灶了。

自此家中内外,无不欢天喜地。惟有冰梅聆过孔慧娘的教,心中又急又怕,只是自己微贱,却也无可奈何。只得严禁兴官,左右跟定,不许前厅玩耍每日拿一本《三字经》儿,寻巫翠姐问字,自己念书。或遇见蔡湘、邓祥也问字儿。无奈谭绍闻看这光景,求无不得,欲无不遂,想人生之乐,不过如此,何必另生枝节。真所谓此间乐,何必更思蜀中。有《西江月》为证:白昼呼卢叫雉,晚间依翠偎红,三朋四友闹哄哄,其实请君入瓮。吃时糟鱼熏腿,饮时金华郫筒,抽头直如打抽丰,火上冰块一弄。

只说那日正在厅上乱赌,只见一个老头儿,向厅前跪下道:“我是周家口人,我姓刘。俺儿叫狗吢儿,媳妇儿姓雷。听说觅在管宅,他再也不叫俺父子见面。我在他庄上打听,又听说他把媳妇儿送到宅上来。爷们广积阴功,叫我见俺儿子媳妇一面,我死而无怨。”虎镇邦撇下色盆,睁着眼吆喝道:“那里来了这个讨吃鬼,胡来这里缠扰。谁见你媳妇的影儿?你打听真正觅与管宅,你还往管宅里去问。快去罢,再迟一会不走,就没好处了。”那老头儿起来道:“咳!我在管家村,一个孩子对我说,他家把我的媳妇送到城内谭宅。我逐一个门楼儿看匾额,惟有这个匾姓谭,想是城中别有姓谭的么?”夏逢若道:“别的也没姓谭的,只有这宅上姓谭,却没你的媳妇儿。你走罢。”谭绍闻道:“粘竿呢?你把先剩下那半个烧鸡子,与了这老头子罢。再给他几个饽饽,哄的他走了就罢。”那老头子得了吃食东西,哼哼的走了。

夏逢若道:“谭贤弟,不好呀!这雷妮留不的。你看那老头子是寻认儿女寻的急了,七病八痛的,咱不必替老九顶缸。”

谭绍闻道:“如今该怎的?”夏逢若道:“如今还送与老九就是。”谭绍闻意犹未决,虎镇邦道:“要好的广有哩,一大坟树,何必定在一棵上吊死呢。你就坐在车上,当下送到他家。就把事完了。”

谭绍闻只得依言,吩咐邓祥套车。一面哩逼雷妮收拾行李,坐在车上。谭绍闻也坐在车上,下了布帘,闭了窗纱,一路飞也似跑到管家村来。此时管九不在家中,乃兄管贻谋留茶。绍闻不敢久恋,坐车而回。

又迟了两三日,管贻安来了,说道:“失候有罪。雷妮在这里,有了屌事,菜籽大胆儿,紧着送去。看我再迟几日,到县内衙门里,生个法儿,叫边公把这老狗肏的解回原籍。”

一连赌了两日,那日早晨,大家都在睡。只见管宅家人慌慌张张跑来,把管贻安推醒,说道:“九爷,不好了!雷妮的公公吊死在门楼下了!”管贻安听说,骄傲之态飞在九霄云外,惧怕之情来到一寸心中。说道:“还有气儿没有?”家人说道:“也不知昨晚几时就吊死了。乡保已打了禀帖,如今正搭尸棚哩,大约边老爷巳牌就到了。”管贻安听的,叫了一声:“娘呀!”众人都掩口暗笑。家人又附耳道:“俺八爷夜间已与了保正苏子杰二十两银,禀帖打的是不知姓名乞丐,无路投奔,自缢身死话头。说县里老爷要发懒,就咐咐埋了完事。”

管贻安忽又笑道:“这一发有了屌事!你骑的牲口来不曾?”

家人道:“骑的来。”管贻安道:“咱回去就是。”

一路出城。路上想起是自家门楼,又有些着急。回到管家村,只见门前棚已搭就,尸犹未卸。管贻安看见,舌伸的大长,吓了一个倒退。大门内拴,只得从后门进家。

到了家中,一家人都围住雷妮劝解。雷妮只是哭个不祝弟兄两个急商量用银钱打点的话,争乃事无头绪,心没主张,不知从何处下手。正在慌张,只听得喝道传呼之声,管贻安早身上抖擞起来,说道:“哥,你是有前程的人——”管贻谋道:“我出去迎接官府,你也要照料跟随衙役。有事没事,只在这一会儿。”管贻谋急紧跑出,雷妮一发放起声来。管贻安叫哄在大后园里劝他,管贻谋妇人鲁氏塞在雷妮怀里十两银,雷妮也掏出来撒了。一起女人扯向后园去讫。

单讲边公坐在棚下,管宅送出茶来。边公呷了一口,离了公座,到尸旁上下端相了一会,吩咐卸尸。仵作不敢怠慢,卸下尸来。刑房书办将尸格册子展在公案,单候仵作报伤。仵作报了头面无伤,项上绳痕八字不交,委系自缢身死。边公用朱笔注在尸格,吩咐解衣详验。仵作报道:“尸身怀抱一纸,上有字迹。”边公取来一看,乃是一张草纸,上面写道:具禀人刘春荣,系周家口人,年六十九岁。因子狗吢同媳雷氏贫乏出外,为土豪管九霸占。身来找寻,已经两月,不容见面,且欺身年老,屡行打骂。身出无奈,缢死伊门,叩乞仁天大老爷伸理穷冤,泉下念佛。

边公看完,眉竖目睁,说道:“传管九到案!”仵作一面另报周身别无致命伤痕,边公照尸格注完。

只见衙役扯管九跪在棚下。边公问道:“你是管九么?”

管贻安道:“儒童是行九,名子叫管贻安。”边公道:“掌嘴!什么儒童,胡称乱道。”左右照管贻安骄傲之脸、放肆之嘴,打了十个“右传之八章”,直打的外科要治痄腮,内科要治牙疳,好痛快人也。边公道:“这是死尸告你的状子,自己念去。”

门役转递与管贻安。念未完时,早已魂飞天外,声声道:“俱是慌言,并无一字是实。”

边公吩咐:“传雷氏到案。”左右一声喊道:“传雷氏!”

管贻谋慌了,紧到家中,见了雷妮,说道:“好奶奶!只要你说好话,不中说的休要说。”管家妇人一齐说道:“一向不曾错待你,只要你的良心,休血口喷人。”雷妮哭道:“您家有良心,俺公公也不得吊死在您门楼上。”雷妮到了棚下跪倒。

边公一看,泪痕洗面,犹如桃花春雨;哭声诉冤,乃是莺啼娇音。问道:“你就是雷氏么?”雷妮道:“是。”边公道:“这死的是你公公么?”雷妮哭道:“是。”边公道:“你的男人呢?”雷氏指管贻安道:“不知他支使的何处去了。”管贻安道:“河北讨债去,三两日就回来了。”边公问道:“你为何留恋良人家女子,酿出这人命呢?”管贻安道:“俱是城内谭绍闻包揽,与小人毫无干涉。”边公道:“刘春荣缢死是你的门楼,抱的冤状是你的名子,雷氏又自你家叫出来,你还敢攀扯无辜么?可恨你这个恶少,只知倚势渔色,却不知犯了因奸致命之律。”因吩咐左右道:“将管九上了铐锁,押赴城内,收入监狱。再拨一辆车捞雷氏进城,叫薛窝窝领去,晚堂候审。

刘春荣棺木殓讫,明日当堂领价。”管贻安喊道:“冤屈!冤屈!正主儿是谭绍闻包揽,为何叫小的替他受王法呢?冤屈!”

边公早已立起身来,左右同声传喝,轿夫早已抬轿伺候。边公坐在肩舆,军皂前喝、衙役后拥而去。

一路上心中打算:我在先人齿录上依稀记得,开封保举的是一位姓谭的,这个谭绍闻莫非是年伯后裔?但宗宗匪案,都有此人脚踪,定然是个不安本分、恣意嫖赌的后生。但刘春荣这宗命案,罪名太重,若听任管贻安的攀扯,—一引绳批根,将来便成瓜藤大狱,怎生是妥?不如就事论事,单着管九儿一人承抵,真赃实犯,叫他一人有罪一人当,久后好细细追查谭绍闻的实落。进了本署,向书架上取出保举孝谦的齿录一看,绍闻果系谭孝移之子,主意遂定。

坐了晚堂,审理管贻安因奸逼命大案。壮头带了管九,薛窝窝领定雷妮到案,逐一盘问。管贻安只是要攀扯谭绍闻,边公那里肯依,打了一番嘴,仍然胡扯乱捞。边公要动夹刑,管九见官长发怒,少不的将刘狗吢夫妻逃荒,见雷妮生心,雇觅在家,不容刘春荣见面,刘春荣写招帖。自缢身死,—一供明。

招房飞笔写了口供。边公阅了,发令管九画了招。又摘了雷氏口供,句句与管九口供相符。吩咐薛窝窝领去,追狗吢到案,领去夫妻团圆,仍回原籍。将管九收监。这管九富厚之家,入了囹圄,真正是财神进了狱神庙,牢头禁子五阎君。

嗣后,边公定了监候绞罪名。连口供编叙成详文,申到臬司,咨了刑部。刑部汇齐天下罪名,启奏了。勾到之日,刑部清吏司咨回河南剩臬司钉封了行刑文书,发到祥符。到了霜降之节,可怜管贻安,一个旧宦后裔,只因不依本分,竟同一起强盗等案,押赴市曹绞桩之上,一个淫魂,上四川鄷都城内去了。正是:圣训三戒首在色,怎借执爨强逼迫;弄出世上“万方有”,落个“直而无礼则”。

这管贻安结果,原是后来的话。单讲谭绍闻同夏逢若、虎镇邦开设赌场,正是蝇闻羶而必至,蜣遂臭而齐来。又添了几家土娼,也有老的丑的;更续上几位赌棍,还有屯的穷的。每日价轰轰闹闹,银钱狼藉,酒肉熏腾,灯烛辉煌,朋棍喧哗,好不快意的乔样。这谭绍闻怎知自己名子,早已挂在边公心窝里面。只因祥符是个省会首邑,冲繁疲难相兼,边公应接不暇,急切不得到谭绍闻身上。

一日,也是合当有事。边公上城角相验不知姓名乞丐死尸,路过萧墙街。只见两个人打的头破血出,保正扭禀轿前。边公住轿,问姓名,保正王少湖跪禀道:“这一个叫秦小鹰,这一个叫张二粘竿。”边公心内笑道:“听这名子,已略知其人。”

两个醉汉跪在轿前,几自还吵嚷个不休。原来两个吃醉,争起赌场抽头钱,酗酒使气的厮打。保正劝令低声,两个那肯住休。

保正怕事干自己,因此扭禀,却不料因此牵扯出一宗窝赌大案来。

正是:

街头何事敢轰然,操戈同室半文钱;

腹内有了烧刀子,酒胆周身不怕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