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一回 济宁州财心亲师范 补过处正言训门徒

且说谭绍闻近日光景,家中费用,颇欲赋“室人交谪”之句;门外索讨,也难作摧沮败兴之诗。夏逢若虽日日着人来请欲求帮助,争乃手头乏困,无以相赙。初丧送过十两,已属勉强。只得推着不去,也顾不得姜氏一段深情。日日只向盛宅想讨本身二百两银子,以作目前排遣之用。

一日携德喜径至奶奶庙街。到了大门,满相公陪着,上了大厅。盛希侨恰在厅上,同一个苏州戏子讲唱戏的话,说:“本日戏闲一天,唱一本儿,明日再往城隍庙去唱。”戏子见有客来,缩身而退。盛希侨道:“来的正好。”谭绍闻未及坐下,盛希侨早向条几上拿过有字的一张纸,递给绍闻道:“你看这罢。”谭绍闻接纸在手,只见上边写道:本县莅祥已久,每遇兄弟构讼,虽庭断剖决,而自揣俗吏德薄,毫无化导,以致人伦风澌,殊深退食之惭。兹据该生所陈,情词恺恻,尚不失故家风规,可矜亦可嘉也。姑免伏阶,以杜阋墙。准销案。

谭绍闻道:“这是何日批的?”叩盛希侨道:“就是昨日批的,叫宝剑儿对你说。”宝剑道:“小的那日递字,老爷坐大堂。有许多人递状递呈子,老爷叫站东过西。点罢名,就在大堂上看一张,批一张。也有问住原告,说要打他,赶下去的;也有吩咐本日即拘,午后候审的;也有批过刻下发于承发房填状榜的。小的央承发房写个批稿带回来,承发房说:‘忙的要紧。旧日老爷都是接了状,迟了一两日才发出来。惟有这位老爷性急,并不与内边师爷商量,当堂就批,发房就叫填榜。堂上问完了事,就要过朱。你去外边少等,俟榜发后,你各人抄了去罢。’小的又随即与原写代书十个钱,少刻就在照壁上抄的回来。”谭绍闻道:“这事怎的与令弟清楚呢?”盛希侨道:“我昨日已处明了。这种事若请人和处,不说我的亲戚都隔省,就是央本城朋友街坊,我就羞死了。我只把舍二弟叫到后楼下,同着家母,我说:‘把那两顷地,你与你嫂子各人一家佃户分了罢。’舍二弟尚未说不依,我老婆就说是外父做官,在任上与他的私积,毫不与盛宅相干。只是信口儿胡嚷。我想着打他,他上了楼,放上门帕子,一片胡吵。舍二弟又提起一千二百银子,说是我旧日卖业偷剩下来的。我懒得与他分辨,也不提山陕社、贤弟银子那话。我只说:‘与你一半五百两何如?’舍二弟又跳出院子嚷。我只是气的要死。我说:‘娘说句话罢。’母亲说:‘地全是他嫂子的,银子全与瑗儿罢。’我说:‘好极!好极’我即刻到账房,取了那一千银子,在楼下过与他。他说听的极真是一千二百两。我急了,赌了个咒,这才依了。你说是该这样处不该这样处?”谭绍闻道:“但只是我那二百两,用的甚急。”盛希侨道:“咱的生意是做不成了,我扣下你的二百两做啥哩?我已叫满相公安插。——老满,你问的银子何如?”满相公道:“原有一宗,只是三分四分息,说不妥当。我已托人与他三分半,今日日夕等回信哩。”谭绍闻道:“如此,我回去罢。”盛希侨笑道:“我不骗你的银子。日夕有信,明月我着人送二百两。倘不足用,咱再商量,倘今日揭不出来,晚上先把账房八十两带回使用着。我叫老满再与咱酌处。”

话犹未完,宝剑儿来请看戏。盛希侨道:“快请二爷去。”

那个苏班老生拿着戏本儿来求点戏,盛希侨道:“不用点,就唱《杀狗劝夫》。”戏子领命而回。只听得一声号头响,锣鼓喧豗,盛希侨道:“咱去罢。”谭绍闻、满相公俱到东厅。戏子说了关目,演将起来。

盛希侨道:“二爷哩?”宝剑儿道:“二爷去王府街说一宗紧话哩。”满相公走到盛希侨跟前,附耳道:“王府街姚二相公,与二少爷合伙计做六陈行哩。”盛希侨哈哈笑道:“发财!发财!咱就看咱的戏,不必搅二老爷的贵干。”

却说谭绍闻眼中看戏,心中有账,遂不觉背上有芒,毡上就有针了。意欲挨至晚上,那满相公日夕见回信的事,必有实确,只得强坐着。那戏唱到杀狗时,盛希侨问宝剑道:“大奶奶在后边看戏不曾?”宝剑到堂帘边问了一声,帘内丫头应道:“大奶奶在这吃茶哩。”宝剑回复了。盛希侨大声道:“看!看这贤德妇人劝丈夫,便是这样的。满相公,取两吊钱来,单赏这一个旦脚。果然做戏做的好,我心里喜欢。”满相公到账房取了两千钱来,盛希侨吩咐宝剑儿赏在场上。那《杀狗劝夫》的旦脚,望上谢了赏。盛希侨道:“世上竟有这样好女人。”

满相公道:“戏是劝世文。不过借古人的好事歹事,写个榜样劝人。”谭绍闻道:“这做劝世文的人,也是抱了一片苦心。其实与他也毫无要紧。”盛希侨道:“正为他说的毫不干己,咱自己犯了病症,便自觉心动弹哩。”

不多一时,见宝剑儿向满相公耳边唧哝了一两句,只听得满相公说:“不行也罢。”谭绍闻料到揭债无成,不觉暗叹了一句道:“事不谐矣!”

霎时戏止饭熟,都到厅上用馔。饭毕,谭绍闻要走,盛希侨再三挽留,谭绍闻坚执不允。盛希侨道:“戏今日只闲一天,我所以说叫他唱唱。若明日还有戏时,我断断不叫你走。老满,你把账房八十两,交与谭贤弟。你明日再问一大宗,除交谭贤弟一百二十两外,剩下咱使唤。”满相公到账房拿上厅来,盛希侨道:“权收下这八十两,你且济急。后边事咱再商量,迟早咱要做个生意才好。”谭绍闻道:“是了。”德喜儿将银子包封拿着。盛希侨道:“老满送客。”又细声道:“我到戏上再叫他加上些做作,好劝化那搅家不贤的人。叫他再添上两句,说:‘这是俺丈夫家兄弟,不是俺娘家孩子他舅。’”谭绍闻笑道:“这才化的太太们明白。”说着,盛希侨已跑过东院去。

满相公送谭绍闻至大门而回。

却说谭绍闻到家,双庆历数了今日讨债之人,谭绍闻好不闷闷。到了晚上睡下,左盘右算,端的无法。忽然想起娄师爷来,现在升任济宁州,路途不远,何不弄些货儿,走走衙门?

一来抽丰,二来避债,岂不两得其便?

算计了一夜,次日早晨,便使人到城南把王象荩叫到家中。

谭绍闻道:“我一向不曾叫你管事。如今我要上娄师爷任上去打个抽丰,想叫你跟我去,与你计议。咱几日起身呢?”王象荩道:“要上济宁去,只可备些土物瞧瞧师爷,不可弄东西销售。”谭绍闻道:“你说的是太平车儿话。我如今诸事窘迫,是要借娄师爷做官体面,把东西出脱。或是同僚属员,或是盐店当商,或是本地交官绅衿,送他些东西,价一偿十,得了银子济急的意思。”王象荩道:“这事娄师爷必不肯做。娄师爷念大爷旧交,与大相公师弟情肠,要送银子时,胸中自有定见;有东西销售也不得多,无东西销售也不肯少。况销售东西,荐长随,未必不与官方有碍,且先薄了娄师爷与大爷相交情分。”

王氏听见道:“王中你且下楼吃饭去。”王象荩退身而出。

王氏说道:“一个男人家,心里想做事,便一刀两断做出来。你心里既想上济宁寻你先生帮帮,他该帮你多少呢?万一你先生说:‘我想替你打个外转儿,你空偏手儿来,叫我也没法。’正是俗话说,巧媳妇做不上没米粥。到那时,你该再回祥符来办东西不成?明知王中好说扭窍扫兴的话,你偏偏又叫他回来商量,弄的你三心二意图啥哩?”谭绍闻道:“我是出远门,得他跟的去才好,王中牢靠些。”王氏道:“德喜儿近来极中用,就叫他跟的去。那王中若跟你从济宁回来,他一发有了功劳,往后你不调遣他,他还调遣咱一家子哩。你不信,你试试。”谭绍闻道:“到底王中牢靠,德喜孩气。”王氏道:“王中见了你先生,他垫上舌,你先生还要给你气受哩。你还想银子么?”这受气二字正触着谭绍闻的毛病,说:“也是。我再酌度。”

饭毕,王象荩到楼门边,意欲有言。王氏道:“大相公是叫你商量,他去了,叫你时常到城里望望。别的没事,你回去罢。这是二两黑蓝线,捎回去叫大儿使用。这是两副绿带儿,也捎回去,叫他母女两个扎腿。”谭绍闻接过递与王象荩。王象荩已知话难再说,只得怅怅去讫。

这谭绍闻得了母亲怂恿.叫德喜跟着,拿了银子到笔墨铺、绸缎店置买东西。装了一个皮箱。又买了商家个桐木货箱,装上笔墨。遂叫的小车行雇觅一把双手孝感车儿,择日起程。王氏叫巫翠姐整了饯行小内宴。次日出门,皮箱货箱煞在车上,褡裢被窝装在一旁,谭绍闻或坐或走,公然是个走世道、串衙门的行径。

过了黄河,晓行夜宿,到了济宁。饭铺吃饭,先问娄刺史官评,真正个个念佛。又问在署不曾,那些人道:“听的人说,朝廷修淮河高家堰,叫回空粮船,装载山东物料。娄老爷验放,不在衙门。”谭绍闻急问:“何时回衙?”那些人道:“俺们不过只听说,大老爷为办这事不在衙门。那回来的事,俺们如何知晓?相公到城中间,就明白了。”谭如闻闻此,径自添上一个闷字。但既已到此,只得进城。

到衙门口一个饭铺内,脱去行路衣服,洗了手脸。皮箱中取出新衣换了,护书内取出门生手本。推的车到仪门停祝德喜将手本投在宅门,门上接入内传。内边正是娄樗管理内务,见了手本,急唤兄弟娄朴说道:“谭世兄来了。”二人急忙到了二堂。传说有请,谭绍闻进来。兄弟二人扯住手,到了书房——匾上题“补过处”——坐下。正是他乡遇故人之喜,忙传搬运行李,德喜磕了头,自去照料。这些汤沐盥盆,点心食碟之类,不必浪费笔墨。

谭绍闻问道:“老师何时回署?”娄朴道:“昨日有人来说,发了二帮。如今三帮想已将完,约略十日即回。”娄朴问省城中旧好,遂说起张类村老伯得子之喜,又说起寄居宅外之事。娄朴道:“只要这小贤弟成人,也不枉张老伯一生忠厚,省的大家相好的,每日替他牵挂这宗事。他今既与贤弟相近,你需要萦点儿心。”闲话到晚,即与娄朴在内书房联榻。

次日早,拜两位幕友。一位年尊的是浙江山阴人,约有六旬以外,姓荀,表字药阶,长髯弯腰,与娄潜斋宾主已久;一位年纪二十五岁,姓莫字慎若,就是荀药阶表侄。二人旋即答拜讫。此后便在东房清籁堂上同饭,晚间共酌。夜深,自偕娄朴在补过处对卧。单候刺史公回署。

到第三日夜酌,这荀药阶善饮,莫、谭、娄三位少年相陪。

谭绍闻略露一点销货口角。荀药阶道:“谭世兄与太尊师生旧好,何事不可通融?但弟于太尊初任馆陶时,便是宾主,至今又谬托久敬,知其性情甚悉。就不妨在世兄前,交浅言深。总之贵师做人,是一个最祥慈最方正的。即如衙门中,医卜星相,往往交荐,直是常事。贵老师遇此等事,刻下就送程仪,从不会面。即有荐笔墨、绸缎、山珍海味的书札,贵老师总是留得些须,十倍其价以赠之。或有送戏的,署中不过一天,请弟们同赏。次日便送到隍庙,令城中神人胥悦去了。三日之后,赏他十两银,就完局。若戏子求别为吹嘘,贵老师从不肯许,也不见旦脚磕头的事。久之,诸般也渐稀疏,近日一发全无。谭世兄或有所携的贵珍,贵老师必不肯累及同僚州县以及本城盐、当。依弟愚见,倒不如韫椟为高。”谭绍闻心中暗道:“谁料王中竟成了一个做大人的知己。”娄朴道:“家父性情板正,或者不免有得罪人处。”荀药阶道:“弟在山左作幕已久,初到济南府,口尚无须,今已成苍然叟矣。官场所经甚多,见那营钻刺、走声气者,原有一两个爬上去的;而究之取厌于上台,见嗤于同寅,因而挫败的也就不少。有一等中正淳朴,实心为民的官,因为不能奉承上司,原有几个吃亏的;内中也极有为上司所默重,升转擢迁的。即如令尊老先生,何尝晓得通声气、走门路?一般也会升转。前日青州府缺出,省城敝友有个秘信,说济宁有分。所以说躁者未必得,静者未必失。做官只留下自己人品,即令十年不擢何妨?后来晚生下辈,会说清白吏子孙,到人前气长些。若丧了自己的人品,即令一岁九迁,到卸却纱帽上床睡时,只觉心中不安;子孙后来气短。不见章惇为相,子孙不敢认他是祖宗,这是何苦的呢?即如娄世兄,异日自是翰詹仙品,那就不用说了;万一就了民社之任,即照令尊这样做官,就是个治行谱。”三位少年莫不拱手心服。更漏三鼓,各分手歇讫。

谭绍闻与娄朴回到补过处同睡。谭绍闻道:“荀先生所言,句句有理。”娄朴道:“此是幕友中最难得的人。第一件品行端方,第二件学问广博;那案卷谙练,算法精通,特是末技。所以家父做官这几年,宾主再离不开的。”睡下夜景不提。

又过了数日,娄刺史回衙而来。进了内署,径到补过处。

谭绍闻上前叩首行礼。这娄潜斋桑梓谊重,桃李情殷,一手挽住绍闻说道:“你原该来看看我,我也极想你。看你容颜,也就苍疏上来。”绍闻叩讫起来,照位各坐。绍闻道:“老师在馆陶时,门生就要瞻依,争乃诸事牵扯,不能前来。近日隔违太久,渴慕愈深,所以特来。”娄潜斋道:“你爹爹是旧年埋过的了。”绍闻道:“彼时多承老师赐赙。”潜斋道:“少年迫肩,永诀已过十年。贤契今日形神,酷类你爹爹三十岁时的状貌。在贤契原自不觉,我却不胜存殁之感。樗儿,朴儿,你们年轻,要知你谭伯壮年的相貌,你就看这光景。古云:父子之间形不似而神似。今且神似而形并似。我已渐入老境,对此不觉喟然。”在娄潜斋说的,原是朋友深情。在谭绍闻听来,早已小鹿撞心,只是低头不语。

小厮请洗脸,娄潜斋因道:“我竟是饿了。我暂且回去,吃个点心。连日不在署中,案牍想已盈案。你们相陪说话,我等少暇,好好细叙家常。”自回后署去讫。

到了次日,绍闻道:“前日未见老师,所以不敢禀师母安。今已见过老师,恳世兄到三堂代禀,说小弟拜见师母。”这娄潜斋家法森严,宅眷住的内宅门,从无外姓傍个影儿。娄樗代禀一声,内太太传出:“说明已知,后堂窄狭得紧,不劳罢。”

绍闻只得行了遥拜之礼,娄樗、娄朴二人还礼讫。

一日,樗、朴兄弟禀于潜斋道:“谭世兄有带的东西,求衙中销售。”潜斋不觉失声叹道:“品斯下矣!”娄樗道:“前日聂先生求销售,咱尚有馈赠。何况谭世兄世交,岂不念谭老伯生前素好。”潜斋道:“正为此耳。当日聂先生乃误受冠县骆寅翁之荐,延之幕中。谁知此人竟是这个光景:出门拜客,要坐大轿,挨到黄昏,定打灯笼。其实做官的,常欿然不足。

他那个光景,竟是前世焚修,今生积到了幕友地位。人前故作傲态,背地里异样轻佻。我实是耐不得,却又碍于情面,不知费了多少委曲周旋才辞了他。前日他求销售东西,他跟的尚升到了签押房磕头。我问聂先生近况,尚升说:‘聂先生到了济南府,各色儿去干,不上半年,把束金化完了。一年没馆,就是夏天当皮服,冬天典纱衣。不得已了,才弄些东西走衙门。’我为他一年笔砚之劳,所以前日差人上省公干,送了他二十两薪水之资。不料今日这般举动,乃出吾徒。不说我授经之耻,正是使你谭伯蒙羞于地下。我若是依世故场上,胡乱给他周旋,岂不是幽冥之中,负我良友?你们系世兄弟,便于说话,千万不可叫他把抽丰意思露口于我,好留他多住几日。临行我自有安排。”两人会意声诺。

到了次日,该摆酒款待。小厮们到清籁堂扫地揩几,潜斋吩咐即在内书房设席。午堂已毕,三主一客,俱在补过处内酌。

潜斋乃是师尊,南面正座。谭绍闻坐在东边,樗、朴兄弟西边相陪。斟上杯时,娄潜斋道:“连日未得说说家常,今日少暇,问问咱祥符事。”因说及孔耘轩选官上任与否,并张类村得子之事,娄潜斋不胜代喜。但绍闻把卖房一事隐起,只说是借住的。至于张宅醋谈,绍闻也不敢过详。因问及程嵩淑,谭绍闻道:“年来不曾见这位老叔,因此不晓的这位老叔近日何事。”

娄潜斋道:“我却晓的他近日所为。他近日讯宋元八家诗逊,前日有札到署,叫我作序文。你程叔并不晓的,我每日簿书案牍,荒于笔墨,怎敢佛头加秽。”谭绍闻道:“那八家?”

娄潜斋道:“宋四家尤、杨、范、陆,元四家虞、杨、范、揭。”

潜斋又指陈八家中之次最,这绍闻那的能答。娄朴只得躬身回应。谭绍闻恨不得另岔话头。娄潜斋因道:“贤契近日所为,我颇知一二。像是嫖、赌二字,贤契已破了令尊之戒,家业渐至凋零?”绍闻道:“门生少年狂悖,原为匪人所诱。这也不敢欺瞒老师。但近日愧悔无地,亟欲自新,所以来投老师。”

潜斋道:“贤契果然改悔,归而求之,你程叔便是余师。据你说年来不曾见他,则此中情事显然:大约是你不敢见他;你程叔不屑见你。他是个性情亢爽、语言直快的人,我们年齿相若,尚以他为畏友。但接引后进的婆心,你程叔却是最热肠的。贤契若肯遵令先君‘用心读书’的遗嘱,不用你亲近正人,那程嵩老这个正人,先亲近你了。但他的性情,遇见好的,接引之心比别人更周;遇见不妥的,拒绝之情比别人更快。你如今即到衙门,若肯立志向上,我就一力担承。你家下事,咱商量着,替你区处。前辈说:子弟不可随任读书,不惟无益,且坏气质。

惟我这个衙门,纱帽下还是一个书生,二堂后仍然是一个家居。

迂腐两个字,我舍不得开拨了;俗吏两个字,我却不肯聊复尔尔。我时常在省下与同僚相会,见有几个恁的光景,自谓得意官儿。我今日也不忍把他那形状,述之于子侄门人,伤了您类村伯所说的‘阴骘’两个字。所以我这衙门,尚是子弟住得的。

到明日即令德喜带回家信,说你在我衙门读书,你母亲也是无虑的。就立起个课程,讲书会文,我即顾不的照应,我不惜另为延师。贤契以为何如?”这绍闻虽怯于读书,却喜于避债,有何不肯?但心下想着:“我与娄朴同年上学,并头比肩。他今日已列科名,指日还想大魁,我是一个白叮到会课时,娄朴自是韩潮苏海,我学业久既荒废,只怕出辞气时,那鄙、倍二位尊客,笔尖儿一请即来。如何是好?”少不得坚以念母为辞。其实只愿老师给银子,且多着些才好——这又是谭绍闻心曲内默祷的两句话。

正饮酒间,忽的小厮拿一张禀帖来,上边写的:“为报明事”——乃是南乡四十里,乡民殴打,登时殒命的案情。娄潜斋即吩咐相验,叫仵作刑房伺候前往。绍闻道:“天色已晚,明日早去何如?”潜斋道:“贤契那知做官的苦衷。从来狱贵速理。人命重情,迟此一夜,口供就有走滚,情节便有迁就。刑房仵作胥役等辈,嗜财之心如命,要钱之胆如天。惟有这疾雷不及掩耳之法,少可以杜些弊窦,且免些乡民守候死户,安插银钱之累。”因回顾娄朴道:“我常叫你用心读书,写楷书,留心古学,中了进士,必定翰苑才好,将来好登清要。不然者,归班就选,到一行做吏时,少不了目睹死尸,还要用手掐捺。遇见一起子强盗,铐锁一堂,鬼形魔状,要在他口里讨真情,岂不难甚?即如今日师弟、父子、叔侄正好说家常话,陡然就要出城四十里。儿辈不必以我为怜,只以我为鉴,则读书之心,自然不烦绳束而就紧了。”说完,更衣出堂,云板响亮,自赴南乡而去。

这娄樗、娄朴方恨大人未能尽情垂训,这绍闻却幸恩师暂辍了直言谠论,心中暗自快活。因此得与同辈联坐,少不拘束了,岂不快哉?

次日潜斋回署,与荀先生商量申详命案的事,不必旁及。

谭绍闻在署中作何光景呢?且听下回分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