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三回 炫干妹狡计索赙 谒父执冷语冰人

且再找说五更时,德喜随着绍闻到了河边。少年性情,见事风生,坐在河滩,早已脱鞋解袜,准备深厉浅揭,好不欢欣踊跃。不知卢重环已靠身而坐。听见马上有了动静,这卢重环一手掐住德喜脖项,搬翻在地。德喜喊了一声,重环已把一条手巾塞在口中。翻德喜合面向下,一只脚踏住脊背,腰中取出绳来,把双手拴祝河下游有人呼啸了一声,这卢重环应了一声。两个挖坑的人,早已飞奔前来。正是昨日诈说元城投文的:一个是久惯杀人的魔王,一个是新入伙的少年雌盗。邓林摸着刀子来了,谢豹亦带着湿鞋袜合拢前来。那扮捕快魔王问道:“怎的叫马跑了?我想分这匹马哩。”邓林道:“人也叫马驮跑了。”魔王道:“我看您共不得事,原俱是些软蛋内孵出来的。难说一个嫩鸭娃子,都结果不了,还干什么大事。晦气,晦气。出门不利市,把这一个忘八崽子宰割了罢。”口中说着,早已把刀子向德喜后心搠将下来。谢豹忙架住臂腕道:“使不得!使不得!这县的沈老爷,是咱的一个恩官,为甚的肯与他丢下一个红茬大案哩。你住了手,我对你说这老爷好处。第一件是不肯严比捕役;第二件咱同道犯了事,不过是打上几下挠痒板子便结局。留下这个好县份,咱好赶集。一地手窘了,到这县做生意,又放心,又胆大。况这里捕头王大哥、张家第三的,咱们与他有个香头儿。王大哥十月里嫁闺女,他们有公约,大家要与他添箱。设若要丢下个小人命儿,他身上有这宗批,咱身上有这宗案,如何好厮见哩?你再想。”魔王道:“便宜了这个小羔子。只是不见一个钱、一块银子,再次出门不利市。”卢重环便向德喜腰中一摸,摸个小瓶口,用刀割下来,约有二两多银子,说:“算发了财罢。”一派凉腔,四散而去。

这德喜咬着手巾,出气有孔,所以不得闷死。句句听得明白,不敢作声,也不能作声。挺到天明,路有人行,给他取了手巾,解了腕上细绳,苏息了一个时辰,方才晓得痛哭。提了鞋袜,过到河中间,滑了一个侧歪,鞋袜皆顺水而去。

上岸,跣足而行。认定马蹄踪迹,少不得踏确荦,避蒺藜,走了大半日,望见炊饼铺前马匹。绍闻望见彳亍之状,上前搀行了几步。主仆到了铺中,抱头而泣。老人道:“别的没同行么?”绍闻道:“没有。”老人道:“这就天大的造化。只是受惊不小,也就不是耍的。”

主仆收拾行李,老夫妇又劝的吃了几个炊饼,各喝了半碗热茶。绍闻命德喜取出鞋袜自己穿上,脱下蹬靴旧袜叫德喜穿。

即雇觅本铺磨面驴子,德喜骑了西行。

未牌时分,发放来人赶驴而回。早已下店,住个小房,桌子顶门,主仆同床而睡。夜半喂马,主仆结伴方敢起来。日出三竿,方敢出店。真真“一夜被蛇咬,十日怕麻绳”光景。

连日俱是如此。一路行来,目不邪视,口无狂言。自此行行宿宿,渡河进省,那有一点事情。正是:

敬慎从无凶险至,纵恣难免错讹来。

坦途因甚成危径?放胆一分祸已胎。

且说绍闻回到家中,一见母亲,不觉抱住大哭起来。王氏忙问所以,绍闻痛的话也说不上来。德喜说了怎的五更出店,怎的强盗掀大叔腿,怎的塞他的口,怎的要拿刀搠他。从头至尾,说个分明。王氏骂道:“杀人的贼,一定要积的世世子孙做强盗!”巫氏道:“娘怕他断不了种儿么?这都是些没下场的强贼。像那瓦岗寨、梁山泊,才是正经贼哩。这些贼将来都是要发配哩。”

不说一家安慰、庆幸。且说夏逢若母丧求助,谭绍闻并未回答,忽的上了济宁。这夏鼎终日打听,今日方知回来。既过了三天,心中盘算,凡是走衙门打抽丰的,必有重获。况且盛宅助过他丧金一百两,我即不能如其数,没多的也该有个少的,此意非绍闻不能转达。必须备酌专恳,又恐绍闻推故不来。因此想了个法子,径到碧草轩上。

恰遇双庆在轩上摘眉豆,夏逢若道:“你家大相公回来了?”

双庆道:“回来两三天。”夏逢若道:“德喜跟的回来?”双庆道:“不知怎的,路上遇见截路断道的贼,吓成病了。如今正躺着哩。”夏逢若道:“我身上有重服,不便进院,烦你请大相公,就说我来奉候。”

双庆去不多时,谭绍闻径上轩来。夏鼎行了稽颡之礼,坐下说道:“我今日之来,一来为贤弟压惊,二来为贤弟洗尘,三来为贤弟道喜,备了个菲酌,明日请到我家吃杯水酒。”自向袖中取个素帖,递与绍闻说:“我请客我就是拜匣。”绍闻接帖在手,看了说道:“盛情心领,万不能去。一来远归,尚有许多冗务,未曾拨脱清楚;二来我的近况,你所深知,街上有些负欠。自古云‘受人与者常畏人’,况我今日自老师衙门回来,人人以为当有厚赠,我也筹度怎还他们,一定要楚结些尖嘴账目。因他们未知我回,所以不来打搅。街上一为走动,万一有人请算账,就是个煞风景的事。况且次日就来讨索,叫人急切难以转动。此是实情告禀,万勿见怪。”夏逢若道:“你这就杀了我了。自古云,‘备席容易请客难’。这还不说他,我是请人做席,这便使不哩叫我请客难了。我原说为你洗尘,却愁无可下箸,姜妹子听说,愿自己替我带过几味佳品,并情愿替贱内做席,如今在我家正做哩。到明日你要不去,叫我羞的死。即令我这个命,原不值什么,岂不叫姜妹子平白一段好情意,没处安插么?你是最心软的人,这一次断乎硬不的。”

绍闻略迟疑一下道:“且慢商量。”夏逢若忙道:“有何商量?明日从卢家巷口过去,到双旗杆庙、耿家大坑,见了破冥府庙,去我后门不远,我在后门恭候,不必走大街。还有一说,不用带小厮。”绍闻道:“你那边地方窄,我知道。”夏鼎又附耳说了两三句,绍闻笑道:“我奉扰就是。”夏逢若道:“早光!早光!”遂一躬出轩,飘然而去。

到了次日,绍闻果然从卢家巷顺耿家大坑而来。夏鼎在后门接着,一同进院。只见姜氏在院内,露了半截白胳膊,盆内洗藕。上穿的半身红绸小袄,下穿的绿绸中衣,手帕包着头,露着白头绳——为干娘戴孝。夏逢若道:“咱不用为礼。你两个,一个是我贤弟,一个是我妹子,可该见个礼。”绍闻躬身作揖,姜氏答了万福。夏逢若道:“就在院里坐下。”姜氏仍自洗莲莱。夏逢若道:“你一向做事,好落后悔。”绍闻道:“悔在心里,向谁说呢?”那姜氏道:“嫂子,拿我的汗巾来,莲菜弄了一身水。”夏鼎见话已相照,便道:“院子小,坐不的。堂屋放了灵柩,难以坐席,还等饭熟时,在厨房当门坐。贤弟休要笑话。咱先去到隍庙道房坐坐。”绍闻只得强随着出来,路上说道:“方才汗巾的话,竟是有心说我的。”夏逢若佯为不知,说:“那有什么意思,你错疑在你身上。”此是夏鼎饵绍闻助赙深计,故意勒掯,叫他以助丧为贿,连姜氏也不知道的。绍闻又欲开言,夏鼎道:“隍庙新修甚好,这几日就要唱戏哩。”把话儿打开了。

少顷,到了隍庙后门。夏鼎引进,到了道房。庙祝送至客室,只见一个道士修眉长髯,在那里看书。见客来,把书放下,各为了礼。夏逢若道:“这位仙长平日不曾见过。”庙祝道:“新从京上来的。”绍闻道:“远方仙师请照旧坐。”道士道:“我虽不曾在此处焚修,毕竟到此即是山主,请上坐。”绍闻只得坐在上面,夏鼎次座,道士与庙祝坐了主位。

献茶已毕,绍闻问道:“仙乡何处?到京何干?”道士道:“敝乡原是湖广郧阳,一向在武当焚修。因闻京中崇尚道教,京西白云庵有个大会。乃是天下方士仙风道骨会聚之处,贫道所以带了个丹头到京。原拟略试小术,聊助军饷。见了些道友们,全是讲长生久视之术,贫道看来,那是叶法善、林灵素派头,毫无实用。所以急流勇退,仍携小徒回来。因幼年出于太和山周府庵——这周府庵就是开封藩爷建的香火院,所以这隍庙老师伯朝顶进香,就住在庵下,彼时结为道契。今日特便道过访,不料已物故几年。众师兄留贫道款住几日,不久仍回武当。”这夏逢若一些不解,说:“我回去罢。”绍闻道:“我也跟的去。”夏逢若道:“家里忙,少时来请。”庙祝送的去了。

绍闻此时,正是逋欠交迫之时,不觉“红缘”之情少淡,却是“黄白”之说要紧。因坐下看道士所阅之书,又翻别的本儿,都是《参同契》、《道德经》、《关尹子》、《黄庭经》、《六壬》、《奇门》、《太乙数》之类。又看此人仙姿潇洒,便问道:“请教助饷之说。”道士道:“天机难以泄露,不过烧炼而已。从来大烧炼,上古圣人用过一遭,我道家祖师,传其诀而不用。上古圣人用过,女娲是也。天,金体也。故《易》曰:‘乾为金’。女娲炼石补天,非炼石也,乃炼石为金也。补天之余,过了几千年丢将下来,禹时雨金三日。西方圣人用过一次,释迦氏是也。所以祗园给孤独长者,黄金布地,茎草可化丈六金身。只是茎草难觅耳。我家祖师传的丹诀,尽在《道德经》上,只是‘玄牝之门’,人便参不透。玄,黑也;牝,母也。水生金,水母以金为子。然孤阴不长,故以火配之。即如儒教烧炼,全在《易经》一部,别的算应了人事,惟显示人以“鼎”“革”二卦。鼎即丹炉,炉中成造化,故继之以革;革,变也。唯恐修此道者疑,一疑便坏了鼎器,所以申之曰:‘二人同心,其利断金。’山主可细参之。”

论绍闻学业,似不至为此等邪说所惑,但当计无复之之时,便作理或然也之想。正欲再叩九转丹秘诀,恰恰夏家来请,进的门来说:“本当同邀,但俗馔并非仙品,不敢唐突。贤弟告别罢。”那道人立身一拱,也不送出门来,二人径回家中赴席。

只见厨房当门设桌一张。内间生菜果品列在厨桌上,鸡鱼熟食,盖在蒸笼内。夏鼎妇人及那姜氏,即在灶边伺候。

进了厨房,来到桌边,夏逢若道:“窄狭得紧,你也不笑我。并没外人,不妨摆将上来。”姜氏揭开蒸笼,夏逢若夫妇—一摆在桌面。二人动箸劝杯,不在话下。

谭绍闻道:“品物固佳,烹调更美。”姜氏掩口笑道:“休嫌不中吃,手段限住了心。”绍闻再欲开口,夏逢若道:“家母涂殡在堂,不得入土为安,因没一个钱,不敢举行大事,万乞贤弟念一向交好,帮助一二。不但我感恩,即先母九泉之下,也是承情的。济宁这回,所得如何?”绍闻不暇多言,只说:“有限,一百四五十金而已。”夏鼎道:“零头儿就够我的大事。”绍闻道:“我的近况——”夏鼎瞅了一眼,绍闻忽然会意,便不肯在姜氏面前说那艰窘的话,只得说:“我帮上二十两。”夏逢若道:“我家儿虽小,这大事得一个元宝。二十两万万不够。”绍闻道:“别的已化尽了。”夏逢若道:“添酒。”姜氏递了一壶酒,夏逢若手中斟酒,口中说道:“我的酒,妹妹的手,多吃一杯,二十两不够。”绍闻道:“送三十两来。”夏逢若已知绍闻近日光景。也就不能再多了,不敢再为求添。绍闻道:“这全鸭配姜汁味儿极好。”姜氏道:“我怕你不吃碎的,我不敢切成块儿,所以全蒸出来。也不知咸不咸?”绍闻又开口说出两个字:“不咸——”夏逢若硬接口道:“当日你的大事,盛大哥助了一百两。如今我这事,他不上山东去,也没个照应。还乞贤弟美言。若是一帮助,一不帮助,事后叫他心里难过。”绍闻急口道:“自然效劳。”夏逢若道:“两宗事,我俱磕头。”早已离座磕下头去,绍闻急挽不及,早已连叩了起来,说道:“明日行殡事,这个客要住下。妹子就替我管待。”姜氏道:“自然哩。”

日色已晚,双庆来接,在门外喊夏叔。夏逢若出外照应,回来说:“与双庆几味荤素,叫他在后门楼下吃一杯。”自去搬了厨桌,送在后门。绍闻道:“不消。”姜氏早近桌边,拣撤几碗剩馔,绍闻也替拣,姜氏笑道:“这样好。”绍闻道:“一碟也罢。”夏鼎回来,哈哈笑道:“小家子从来待不惯客,并没个犒从席儿。可笑,可笑。”少顷二妇重热了,夏鼎自己掇盘送去,绍闻道:“小厮们担不起。”夏鼎道:“比不得府上。”一面掇盘,即叫自己妇人道:“你就提的酒来,叫庆相公吃。”那妇人只得送酒去。厨房单单撇下姜氏、绍闻二人。

绍闻低声道:“后悔死我!”姜氏叹道:“算是我福保”只刚刚说了两句话,夏鼎两口一齐进来。这绍闻本是极难为情。

那姜氏低头不语,不像从前笑容,只是弄火箸画地。

那双庆吃完,早已自送壶碗到厨,说:“咱回去罢?”绍闻也无可为词,只说:“就走也罢。”夏鼎道:“房屋窄狭,难以留祝到他日行殡事,就在马姐夫家住几天。只是两宗面许之事,我是日日悬望的,千万贤弟留心。我异日必有所报。”

绍闻少不的回首谢扰,向逢若夫妇为礼,又向姜氏作揖。姜氏敛衽道:“不作揖罢。”一同出来,到了后门。夏鼎妇人赶来说:“妹子说,马姐夫前院可以留客,就不住下,也吃杯酒去。”

夏鼎那里肯留,说道:“异日住几天哩,全不在此一时。”绍闻回首作拱,只见姜氏也站在后门里看送。绍闻又回首拱了两次,怅怅然复由卢家巷口而回。

看官须知,此一段非作者乐以撩云拨雨之词,自亵笔墨,此中有个缘故,有诗为证:婉昵私情直类憨,后门延伫寄心谈;娶妻未协齐姜愿,却是株林从夏南。

又有诗曰:

堪嗤世上喜干亲,兄妹衷肠强认真;

圣教夫妻犹有别,夏男姜女是何人!

且说谭绍闻自卢家巷转回家中,不待上烛,解衣就寝。家中以为席上带酒,冰梅伺候暖茶解酲。岂知那谭绍闻别有寄想,巫氏也不暇去深问。辗转反侧,真正是明知莺燕均堪爱,争乃熊鱼不可兼。直到四更时分,方才入梦。

到了次日,双庆儿持书一封,说是娄师爷那边来的。绍闻拆开“济宁署封发谭世兄手展”封皮,内有帖云:昨发程济署,连日风恬日霁,履道坦吉。不卜可知。附言者,尊箧顺车赍回,封签粘固。弟恐路途遥远,或致磕擦,包以粽皮,嘱令沿路贮放留心,料无他虞。外程、孔、张、苏书四封,想已代为转致。驲马驽骀,不惯鞍辔,或致有乖驱策。

况去役以陡症即旋,未得送至祥符,大人甚为忧心,屡告弟辈,未知曾否奔逸。谅世兄驭之有方,自当款段入里门也。祈令德喜转送北门,备舍下旋磨之用。别来一日为长,顺修芜楮,奉候台祺。余情依依不啻。

世弟娄朴樗同顿首具□月□日

绍闻看完,说道:“昨日叫邓祥北门送马,去了不曾?”

双庆道:“咱家草料欠缺,彼时即送过去。”绍闻此时急解开护书,拿出书四封,叫双庆道:“与你两封书,一封是苏爷的,送到他家;张爷这封书,送到小南院。张宅有人看小相公来,叫他自己带回。再叫蔡湘、邓祥去北门抬箱子去。”

双庆去不多时,回来说道:“蔡湘、邓祥不去。他说,咱的车子坏了轴头,不曾收拾,却叫他两个抬,怕抬不动。北门自然送的来。两个在那里埋怨哩。依我说,胡同口有张宅现成一辆车,不如大叔把书送到,亲自问他一声,速去早来,不误张奶奶回去。”谭绍闻自知家贫奴仆欺,也不敢深问蔡湘、邓祥埋怨的话。在双庆手中接过张宅的书,说:“那封书你送到苏宅去。”于是出的后门,到小南院门首,问道:“南马道有人在此么?”却见张正心出来。二人作揖为礼,绍闻道:“弟昨赴济宁。娄师爷有府上一封书,即烦带回。”张正心道:“午后即带回去。因舍弟一天多不甚肯吃乳,家伯母来看,傍晚方回。即住下也不定。”绍闻道:“既是傍晚方回,把车暂借一用,到北门内,把两个皮箱捞回,全不误世兄事。”张正心道:“现成的,即叫小价赶去,只要世兄着人引着。”只听内边厨妪道:“奶奶叫大叔哩。”正心接书,二人拱手各回。

绍闻到家,安排蔡湘随车北门去接皮箱。把程宅的书,装在袖内,带原封银二十两。径向程宅来。路上打算,许多未见此位老叔,辜负了一向关切。今承恩师之命,兼送书银,准备要满受气。只往后多走几回罢。

及到程宅门首,径自进去。恰遇程嵩淑在厅上,看刻字匠刻板。程绩也在那里校字。上前恭敬为礼,程嵩淑道:“贤侄久疏此地,今来必有事体。咱去东书房说话。绩儿,你叫人送茶,可自上学读书去。”绍闻见话头,面上不甚亲热,少不的跟了上东书房来。

及到书房坐下,绍闻把济宁书筒呈上,并取出银二十两,放在桌面。程嵩淑将书拆了一看,又把诗序看了,只说:“好。”

绍闻道:“这是老师帮老叔刻书银二十两。”程嵩淑道:“存祝”茶毕,程嵩淑道:“贵老师容颜何如?”绍闻道:“比在家微觉老像了。”嵩淑点头道:“也该老像了。你在济宁,何时起身?”绍闻道:“前月二十四日。”嵩淑道:“到家几天?”绍闻道:“今已五天。因有小事,未得送书来。”嵩淑道:“送来就是。”此后便不复他有所问,只是默然对坐。绍闻自觉得无情无绪,又不敢遽然言去,少不得另为搜寻,问道:“刻版一面几行?”嵩淑道:“九行。”绍闻道:“一行几个字。”嵩淑道:“二十个字。”绍闻道:“圈点呢?”嵩淑道:“都包在内。”绍闻道:“批语哩?”嵩淑道:“与大字一样算。”绍闻道:“煮板的柴,写板的纸,都是咱的么?”嵩淑道:“自然。”绍闻道:“何处匠人?”嵩淑道:“江南。”

一问一答。听来俱是有声话,细想仍然无字碑。

却说绍闻进门,唯恐苦口责惩,到了此时,淡淡无味,却又以见责为幸,因提个头儿,以为受教之端,说道:“小侄一向所为非礼,未免家业有损,因此远赴济宁,倒亏损起老师来。”

嵩淑道:“师弟相好,原非异事。”绍闻道:“到路上遇见截劫,险些干系性命。”嵩淑道:“出门自宜小心。”绍闻见程老叔这个光景,自知开罪已深,也不敢再为多谈,又强坐了片时,告辞道:“小侄去罢。”嵩淑早已立起身道:“不坐了?”绍闻道:“回去罢。”离座起身,嵩淑随后相送。出了大门,嵩淑拱手,绍闻背手弯身作别。

恰好王象荩到面前,一面禀程爷安,一面说:“我集上卖菜,才听的大相公自济宁回来。急向家中去看,邓祥说大相公往程爷这里来,所以急转到这里。”嵩淑喜道:“王象荩你好呀!”王象荩道:“小的不敢当此一问。”嵩淑道:“你且跟相公回去,说完你的话,我还与你有话说。我在家等你,你可就来。”王象荩答应了一个“是”,主仆相随而归。